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2)

◎未完待续……你们要打就打我吧,但姐是不会住手的(#

◎乔一帆X莫凡

◎哨兵向导SG设定

◎尽管写了两章还是不见莫凡,心累

◎姐的脑洞没有尽头(?







1.造化弄人

人生总是充满着许多意外。或大或小、或突出或平淡,有的能让人猝不及防地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翻转,有的却可能只是蚊子咬那般,没甚麽大影响、但总痒得令人无法忽视。

乔一帆觉得,若要为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意外下个注解,大概是在十字路口来个一千零八十度大旋转、再在一秒内水平翻转十二圈那样刺激而惊心。而儘管如此吓人,到头来其实还是面对着同样的方向,不过是靠左走或靠右走的差别罢了。

上天就是这个样子向他开了个大玩笑,再哈哈两声、拍拍他的头表示其实什麽事都没发生。

但那十五圈已经足够把人的脑浆都给转煳了,谁能感觉到自己走的仍是同一条道路?能使劲保持平稳地走下去就不错了。

毕竟神明不懂渺小人类的辛酸。乔一帆想着。



2335年,人类历史上第一台精神力解析仪发明成功。

消息一出,立刻轰动了全世界人类和各个国家政府。

自从人们开始把拥有特殊能力的哨兵和嚮导作为异能者看待、并纷纷当作重要资源和战力来管理时,如何更早地掌握哨兵和嚮导转变的时机、以及如何更早预知一个普通孩子是否能转化成哨兵或嚮导便一直是科学家们在研究的重要问题。毕竟比起在一个哨兵和嚮导转化后获得通知再去接来统一教育与管理,能够事先知道一个孩子未来能否成为一个哨兵或嚮导、并事先便集中管理总是有效率得多。更能因此减少人口贩子趁着哨兵和嚮导转化到通报之间的空档将人截走,或是有些人为了私情而隐瞒不报等意外发生。

毕竟这些异能者的能力珍贵,各国政府都想将其力量纳入手中,只差做得明目张胆或隐讳不明罢了。无论在哪个国家,哨兵和嚮导都是必须登记登录在案的。在转化的那瞬间,他们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国家的所有物、力量及后盾。从此为国家和普通人所倚赖与重用,虽然同时失去了许多未来的可能性与自由。

精神力解析仪的发明,不只是让人提早预知了可能的转化、或是让各国能更加轻易地管理这群异能者这麽简单,也是让许多年幼的准哨兵与准嚮导提早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免除了因为突如其来的转化而必须面临的挣扎与无措。

乔一帆正是出生在这样的年代,并有幸成为最初一批还未转化便提早接受转化教育的准异能者。

他是出生后便被精神力解析仪判断会在十四岁转化的准哨兵。

他将会拥有普通人类所没有的敏锐五感、将会拥有超乎常人的强壮身体能力,将会作为国家的战力在军中保护背后的普通人民,将会成为一把锋利的剑。

并且很有可能会在未来拥有一位专属他的嚮导,而他要负责保护对方,并──期望中地──就这麽互相扶持地携手度过一辈子。

从乔一帆有记忆、有判断力开始,身边的大人们便是这麽教育他的。

他是一个哨兵,必须要保护其他普通人、还有软弱无力的嚮导。

虽然现在的他还没有那些超乎寻常的身体能力,但他迟早会转化、迟早会有的。到时候,他不能浪费这样的才能、不能辜负他人的期待,必须成为一个强壮而厉害的哨兵才行。

这些观念深深地密布在他的潜意识与常识之中,如同呼吸一般理所当然。

没有为什麽,这些是身为一个哨兵该拥有的意识。

十二岁那年,他在预测的转化期的前两年进了塔,和其他同样须提前两年接受教育与训练的年幼准哨兵们一起成为实习兵的一员。

儘管必须从此被隔离在塔内、必须被国家所管理、必须和父母与过去的亲朋好友们分离,但乔一帆只惆怅了会儿,并没有怨恨、难过或懊悔。

因为他是哨兵,而这是他已经准备了一辈子──虽然只有十多年──要面对的命运。

他很从容、他不害怕,因为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

就算训练很辛苦、教官们很严格,且他的程度放在众未转化的准哨兵中仍是看起来那麽地惨不忍睹,他依然没有气馁。只是继续努力着,不断地追着其他人,并为未来即将发生的转化做准备。

他相信,一旦转化后,这些都将成为他的武器与力量。就算现在他是个不忍直视的吊车尾、就算他是教官与老师们都不会去关注的小透明,一旦转化后、得到真正的哨兵能力后,他所做的这些努力一定会有它们的用处。

为了那样的未来,他尽了所有努力。连那许多准哨兵都会不屑一顾的文史与学术课程都慎重且用心地看待,成为他难得没有落在后方的项目。

乔一帆就这样默默努力着,作为一个体力和战斗力落后、学科能力却不错的小小准哨兵逐渐成长,迎来了预期中转化的那一天。

他命运的十字路口就是在这个地方。

对于他准备了十多年的努力,老天爷只是微笑着一挥手、对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天,乔一帆转化了。

──他转化成了一个嚮导。

================================

2.新的道路

其实最惊恐的事不是他毫无心理准备地看见了他的精神嚮导──一隻温驯的小鹿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并毫不怕生地蹭上了自己的大腿。

其实最惊吓的事情也不是他在看见他的精神嚮导后下一秒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感应到方围几百公尺内所有人的情绪与部分想法。

其实最震撼的事情也不是那些震得他头晕脑胀、如潮水般涌来的陌生情绪和部分已转化哨兵对着自己的方向勐地投来的明显「慾望」。

──其实最让乔一帆记忆犹新的,是当他还在消化这些变化与冲击、而他那些还未转化的室友们还毫不知情地对寝室外的骚动探头探脑的时候,那个在这变化发生还不到十分钟就冲进来的身影。

那时,还无法适应脑中庞大资讯、整个人晕呼呼的乔一帆呆呆地坐在床边,看着那位刚好在这段时间来微草训练营观摩的全联盟第一嚮导风风火火地冲进他们的寝室,毫不迟疑、连看也没看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外扯。

「还好,这区都是些未转化哨兵。」

他边努力跟上对方脚步,同时听到了这声喃喃自语。

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这位拉着自己没命朝外狂奔的前辈,乔一帆看见对方叼着菸的嘴弯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和脚下的匆忙不同,那微笑从容而散漫,眼中却闪着玩味和有兴趣的光芒。

「呵呵,大眼啊,你这个大礼我就收下了啊。」

彷彿在跑出训练营这分分钟内就已经转了好几百个念头和打算,刚转化的小嚮导看见联盟第一嚮导的笑容佈上了几分狡诈。



于是,转化后,乔一帆被安置到了兴欣营区。

那是国家刚成立的小据点,塔的设施和管理虽已初步成形,但也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补足,更别提用来训练准哨兵准嚮导们的训练部门这类非主要设施根本还在建构中。负责这个新据点的建立与壮大的第一嚮导叶修也正是为了兴欣的哨兵训练营才会跑到微草去观摩。

而也由于这个原因,叶修才能立即感应到微草哨兵训练营中初转化的新生嚮导,并及时在他被骚动的新生哨兵们做出什麽事之前把他救出来。

不过,这当然不是乔一帆被安置到兴欣的理由。


乔一帆的事情一出,微草高层立即一片凌乱。

一个被精神力解析仪判定为哨兵的孩子竟然转化成了嚮导。乍听之下似乎不过是件小事,只要将乔一帆重新登记为嚮导、并为这初生嚮导重新安排成为嚮导的一切就能解决,但事情偏偏并不是这麽简单。

因为这代表着最严重的一件事──精神力解析仪是有误差的。

而且这样的误差,很有可能会使现今建构起来的哨兵与嚮导管理一蹋煳涂。

无论是一群准嚮导中转化出了一个哨兵、或者是一群准哨兵中转化出了一个嚮导,那都不是件闹着玩的事情。训练营裡出了骚动事小,要是被塔外的普通人民知道了,他们还能信任精神力解析仪给出的判定、并放心地把那些珍贵的准哨兵准嚮导交给国家训练与管理吗?

社会会再次回归精神力解析仪发明前、在孩子转化前谁也不知道他是否会成为哨兵或是嚮导的情况。

微草军区的哨兵管理部长王杰希立刻当机立断地下令封锁这个消息,并将这件事以机密文件呈报给塔长及以上的长官们,直接凌乱了整个联盟高层。

之后联盟高层立刻十万火急地以《SG保护协议》相关紧急事项为由要求联合国召开世界大会的事情就是后话了,而这也不关他们这些驻地军人的事。

王杰希接下来的烦恼,是该如何安排乔一帆的去向。

照理来说,虽然乔一帆是因为精神力解析仪的判断错误由准哨兵转化成了嚮导,但他毕竟还是微草登记在案的实习兵,理所当然地可以直接将他安排到微草的嚮导训练营就好,程序上并不是什麽大问题。

然而重点在于,儘管嚮导和哨兵训练营是隔离开来的,但为了未来配对的顺利、以及顾虑到年幼准哨兵和准嚮导们的人际关係发展,训练营之间还是有交流的。准哨兵和准嚮导们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大有人在,彼此之间就算不认识也能看得面熟。如果乔一帆就这麽从哨兵训练营改到了嚮导训练营裡,铁定会在这些孩子们中引发喧然大波,那他们之前压下消息的功夫和为哨兵训练营裡的骚动所圆的谎绝对白搭。

这种时候,王杰希真的很难定义刚好来微草观摩的叶修到底算是天使还是恶魔。

「让他来兴欣吧。」无视办公室裡禁菸的第一嚮导吸了一大口菸,呼地将它喷向了空调口:「兴欣缺很多嚮导。」




_TBC_

====================================

对不起我足球脑洞却是金鱼脑……想到梗不写下来就会忘了(比例怪怪的你造么

我要来发全LFT里第一篇乔莫文啦hhhhhhhh(蛇精并

评论(26)
热度(70)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