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3)──重新来过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尽管标签了莫凡文里却没有莫凡

◎谢谢虫爹带给我们这么好的作品

 

 

 

房门被敲响,但房间裡头却没有传来回应。

然而敲响房门的人却不以为意,彷彿根本没有要徵求房内那人的同意似地,迳自在门上的密码锁上输入密码,大摇大摆地就直接打开门。

坐在书桌前的乔一帆早已阖上书本,抬头望向来人。

「前辈……」

他笑着,但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微笑只会是苦笑。

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真的没有办法真诚地发自内心笑出来。

自那天的骚动后,乔一帆便被安置在了这间位于微草未结合嚮导宿舍的房间,并从此被限制了出入自由。门上的锁只能从外头藉由密码和身份辨识开启,除了几名定时送换洗衣物和伙食给他的女嚮导和几个知道内情的军官外没有人能打开,在获得准许前他也不可能自行外出。美其名是保护他刚经历过转化和这次事件的冲击,要他好好静养,但乔一帆很清楚,这只是一次所有人都没明说的软禁。

不是他不愿意回应访客,而是他清楚对方是否来访根本和他的意志无关。

虽然不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件事已带给整个联盟、和全世界哨兵嚮导相关部门的冲击,不过乔一帆也能轻易地察觉得出自己身上所发生的意外状况非同小可。毕竟在他所读过的历史和纪录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虽说精神力解析仪的发明不过几十年,但在这段时间内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像他这样的误判案例,这绝对是第一次……这点乔一帆可以非常确定,因为他还曾就这个问题向那堂课的老师讨教过。

而塔对待自己的方式,更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呦,还挺有精神啊。」摆了摆手代表打招呼的叶修一屁股坐在房间唯一的床上,见那有些落寞的小嚮导转过了椅子面对自己:「昨天教你的那些练习得怎麽样啊?」

对于叶修对自己精神的评论只是再次苦笑了下,乔一帆老实地回答了对方后一句问句:「学会了感知范围控制后现在已经不会被附近的情绪影响了,精神障壁和暗示还在练习……不确定效果到底如何。」他搔搔头,对自己悽惨的进度感到汗颜。

但叶修听了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失望的情绪,反而呆了一下,眨眨眼,目光中似乎微不可见地闪过了什麽:「你已经学会控制感知范围了?到什麽程度?」

「咦?」

「先描述一下你最小能把范围缩到哪裡吧。」想了想,叶修说了个比较明确的方向:「这个房间的大小?还是你周围的几公尺?」

「最、最小大概是半径一公尺。」被这样明确地询问反而让他更紧张,乔一帆结结巴巴地回答:「不过我现在都维持在房门口左右的距离……比较轻鬆。」

叶修点了点头:「你有试过瞄准一个目标去感知吗?」

「呃,没有……」

「今天可以试试。」就像是出家庭作业那样,叶修随口便在对方的练习清单上又添了一个项目:「可以先从近的目标开始,再逐渐尝试远的目标。感知得越精准、距离越远越好,不过这整层都是些厉害的嚮导,小心不要做过火,去打扰到别人的精神障壁了,人家要是反击起来可不是你受得起的。」

「好、好的。」

咬着没有点着的烟,方才因想着什麽而有些走神的叶修这才察觉对面着位小嚮导的侷促,忍不住轻笑出声:「别紧张,不是你做得不好,反而超乎我意料之外地好呢。」

虽然说刚开始察觉到乔一帆的最大感知范围时他就觉得对方是个人才了,但没想到比想像中还要好。不仅学习能力很强、进步得相当迅速,且因为那认真努力的个性,不会随便尝试取巧,就连叶修随意派给他的自主练习都很扎实地在做。

这孩子拥有非常好的嚮导资质。

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想教这孩子一点基本能力以应急、却不知不觉变成现在这样的定时训练,叶修有种挖到了大宝的感觉,下意识用力把滤嘴咬扁。

难得地,他突然觉得就这麽把人抢走有点心虚。

但心虚归心虚,某第一嚮导的脸皮并没有变薄:「……我说一帆啊,你要不要来兴欣啊?」

「咦?」迷惑又错愕地看进对方懒散却认真的眼睛,乔一帆不太理解这位前辈为什麽这麽问:「……为什麽?」于是他反射性地以有点失礼的方式反问了。

「……他们什麽都还没有告诉你吗?」见对方的困惑后脸色一变,身上的慵懒气息消失,叶修表现出了某种明显地不悦,不过乔一帆却能感觉出那并不是针对他:「大眼什麽都没告诉你?」

「部长?部长还没来过……」

「那傢伙到底在干什麽……」那是小声的喃喃自语,感觉却和大吼一样怒气冲冲。「这种事能连当事人都瞒吗……转化后的他们已经不能算是普通孩子了啊。」无意识地从口袋中摸出了打火机,叶修正要点火才想起这间房间警报器多得光洒水器就能淹死他,只好百般聊赖地抽出一根新菸叼在嘴裡。

「那啥,小乔啊,我也不知道这件事由我跟你说到底合不合适──」

「前辈。」然而乔一帆却在中途打断了叶修,以有些紧张惨白的脸色,努力使得声音保持平稳:「您是要说,我已经不能继续待在微草的事吗?」

儘管对于上级的担忧顾虑、以及问题的考虑不甚明白,儘管他并不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很有可能会带来什麽冲击,但他毕竟是个嚮导。虽然还稚嫩,但也是个能察觉他人情绪、甚至心中想法的嚮导,就算是只待在这间房间裡,他也能感觉的到大部分的人对于他所投射的情绪,并藉此判断出自己身陷的状况。

更何况,那些被派来照顾他的温柔女嚮导,虽然被下了封口令、却完全没有要隐藏她们脑中思绪的意思。

没有人告诉他,但他早就猜出了自己的未来。

「……对。」讶异了下,不过转瞬便想到乔一帆会知道这件事的原因,叶修也不囉嗦,直接给了肯定的答案:「我想你也知道你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而上面下令要先把这次事情的原因压下来,等那些科学家们搞清楚精神力解析仪到底有没有问题……也就是说,你身为一个准哨兵却转化成嚮导的这件事不能暴露,不能让你在微草成为嚮导。」

看着眼前被太多措手不及的变化压得喘不过气的少年,叶修再一次认真地望进对方的眼中:「所以我邀请你,来兴欣吧。」

「虽然其实只要不待在微草,你要去哪裡都没有问题,不过既然有缘被哥撞上了,就跟着哥走吧?」彷彿前一秒的认真是假象似地,他一下子又变回之前那样漫不经心的样子,语气裡充满不正经:「兴欣正在发展阶段,还很缺人手,就算是你这样的小嚮导也是能大有可为的,升官之路一路平坦喔。」

这下子,就连有些阴鬱的乔一帆都忍不住噗哧一笑。

叶修见状,也笑了:「好吧可能还是没有那麽容易……不过你想想,眼下你好歹都得要重头再来一遍了,不如、就来和我们整个兴欣一起重新开始吧?」

一起重新开始,多麽不负责任的话,但对现在真的得砍掉重练的乔一帆来说,却起到了安慰的效果。

因为,这彷彿是在对他说:你不是一个人。

「好。」于是他听到自己说:「我跟前辈走。」

 

「──去兴欣。」

 


_TBC_

====================================

没想到全职要完结啦QQQQQQ(哭成狗

谢谢虫爹谢谢全职里的大家,你们是大家的荣耀


另外,我终于找到了那篇小乔X仓鼠莫凡文啦hhhhhhhhh(原地瞬间满血(感伤的画风呢

评论(9)
热度(34)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