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5)──初次任务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此篇有些乔高乔注意

◎莫凡……快了!快出场了!







正如同王杰希的安排,下午乔一帆在叶修的陪同下来到哨兵训练营宿舍时,果然一个人影都没有遇到。

射击训练是所有准哨兵的共同课程之一,不分年级、除非有什麽特殊原因,每个准哨兵都必须准时参加。以前曾因为生病而缺过一次课的乔一帆还记得当时,那彷彿从平时年幼实习兵的吵闹中被洗涤乾淨的无人宿舍,空荡而沉静地有如将会凝结在这段时间裡,甚至静谧得令当时的他有些害怕。

而如今再一次面对这栋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陷入这种宁静的建筑物,乔一帆才发现它其实并没有自己想像得那样空荡寂寞。

听从叶修的建议而释出感知范围,在有些新鲜又有点讶异的心情中感觉到了舍监疲惫的情绪、清洁大婶一如往常却形式不同的脑中叨念、厨房裡的大妈忙碌又高昂的心情,还是个最低级嚮导菜鸟的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而在这之中,他感觉得到某股混杂着担心与期待的情绪,从他很熟悉的那房间方向传来,在这些各式情感中显得特别明显。

那是他曾多次在那双不会说谎的眼眸中看见过的温柔,却是第一次这麽清晰而直接地感受到这些心绪。

乔一帆有点呆愣。

「这就将会是你以后的世界样貌了。」并没有意外他的茫然,叼着菸站在乔一帆身边的叶修只是从容地吸了一口烟雾,淡淡地问:「找到你朋友了吗?」

他点点头:「在我们的寝室裡。」

「嗯,收好感知范围后我们就上去吧。」

他们的寝室离宿舍入口并不远,乔一帆熟门熟路地带着叶修爬上三楼、拐了个弯,那扇仍挂着他熟悉寝室号的门板便映入眼帘。

不知怎麽地,明明距离转化那天才过没几天、明明他其实也不过三五天没有踏进这间房间,乔一帆伸手握住门把,却突然觉得有些不敢推开这扇门。

大概是因为,这将会是自己最后一次打开它吧。

站在他身后的叶修也不催促他,彷彿就算一辈子都站在这裡也无所谓的态度沉默而懒散地吸着菸,不说话。

而到了最后,却是房间裡面的人打破了这微妙的凝结气氛。

「……一帆?」

于乔一帆彷彿有千斤重的门几乎在裡面传出呼唤的同时被勐然地打开,那张他很熟悉的担忧表情在乔一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状态下自门后探出,令他一瞬间全然没了动作。

然而房内那人却是正好相反。

「一帆!你回来了!太好了!」想也没想地便扑上去抱住多天没见的好友,高英杰激动又开心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冲撞进乔一帆的感知中:「他们说你生病了,又不让我去看你……你还好吗?病好了吗?」

早就被事先告知了那天微草高层用来解释骚动缘由和自己被带走的理由,乔一帆定了定神,安慰似地拍拍还环着自己脖子的好友的背:「抱歉让你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小乔他只是遇上某种转化时的不适应症而已。」开口代替不忍心欺骗好友的乔一帆解释,叶修摆摆手阻止了高英杰在惊呼「叶神」后急急忙忙的补行礼:「因为发现的早,现在已经没事了。」

乔一帆顺势点点头。

「所以一帆你也转化了?太好了!」捕捉到某个关键字,高英杰惊讶,也同时由衷地替自己的好友感到高兴:「恭喜你也成为真正的哨兵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这位好友对于转化那天的期待与成为真正哨兵的嚮往,高英杰是真的为好友终于到达了这一步而开心。

但现在的乔一帆却因为这样的祝福而刺痛了下。

这不是英杰的错。他明白,所以脸上的笑容不变。

只是他阻止不了自己心中的难过与无所适从。

从小到大都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哨兵为目标在努力、在行动、在思考,而如今上天却向他开了一个大玩笑,用他其实是个嚮导这事实甩了他一巴掌。现在不仅从前的努力全都付诸东流,还必须从根本地去重新适应这个可说是完全相反的新身分。

他不是个强壮的哨兵,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嚮导。

──乔一帆突然觉得,就算王部长没有对他下达封口令,面对这位好友、他也无法将这事实说出口。

如何启齿?

「……一帆?怎麽了?」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在笑容中隐藏着的不同情绪,高英杰关心地询问:「难道说是那个病又──」

「不是的,没事,我很好。」迅速收拾差点被好友察觉的情绪,乔一帆连忙回应,同时在脑中乱七八糟地感叹着对方的敏锐度搞不好比他像个嚮导。

「只不过──」

深呼吸一口气,少年嚮导照着稍早前的决定,直奔主题。

「抱歉,英杰……我是来道别的。」

「……咦?」

少年哨兵看着好友带着歉意却坚定的双眼,又转头看了看已站到走廊角落抽菸的叶修,这才勐地意识到什麽。

他恍然大悟、却又错愕地,回望他最好的朋友。

「叶修前辈邀请我去兴欣……我决定要跟着他去。」

高英杰用那在转化后已放大了好几倍的感官清楚地「听见」并「看见」了这句话,却在那瞬间有想大吼他没听清楚的冲动。

「我要去兴欣了……抱歉,英杰。」



在前往兴欣的路途上,乔一帆一直很沉默。

明明他即将去一个新的地方,在那裡重新开始适应他的人生、重新学习有关嚮导的一切,并或许会在那遇见新朋友、新伙伴……尤其现在他还是和联盟第一的嚮导首席坐在一起,他应该要对未来充满期待才是。

但他没有觉得即将重新开始,却是有种旅途结束的感觉。明明就算在微草被软禁的那几天,他都没有这种想法。

与高英杰道别时,对方那担忧又怀疑的问句仍在他脑中缭绕不去。


『一帆……你确定要去兴欣吗?那裡还什麽都在建设中、什麽都必须从零开始,你确定要去那边……确定要下这麽大的赌注吗!?』


他的好友甚至不顾叶修仍在场,这样直接而失礼地提出质疑,可见高英杰对他的关心,乔一帆并不生气、反而很感谢。

只不过这句话同时无意间点出了乔一帆现在面临的另一个问题。

重新学习成为一个嚮导……这也是另一种从零开始、同样也是个庞大的赌注,甚至可能比去帮忙建立兴欣还要事关重大,毕竟这是要改写整个人生。

──而他,真的做得到吗?

「……什麽做得到做不到的。」懒洋洋的语气勐然打断了乔一帆的思绪。那位让乔一帆下定决心跟随的军官坐在副驾驶座斜靠着窗,随意却又直捣要害地朝他抛来几句:「你根本没得选择不是吗?那就做了再说啊。」

整趟路都陷在自我怀疑中的小嚮导愣住。

「况且,不要小看你自己。」而叶修却彷彿没感觉到后座属下的情绪变化似地,头也没回地继续说着:「相信你自己的能力,你可是我邀请来的。还是说,你不相信哥的眼力啊?」

「前辈……」我……真的有才能吗?

看着那人逆光的朦胧剪影,乔一帆问不出口、不敢问出口。

然而,也没有时间让他问出口。

手机铃声此时响起。坐在乔一帆左边的随行人员接起电话,快速地应答几句之后突然脸色一变,有些冒失地抓着手机就递到叶修耳边:「叶少将,是塔长。有紧急状况。」

「……怎麽回事?」被对方的大动作吓了一跳,叶修迷惑的接过手机:「什麽事情这麽紧张……」

慢吞吞地将手机放到耳边,却在几秒钟后他也瞪大了双眼。

「有这回事?!好,我们会先去那儿。老闆娘你也冷静冷静啊。」

叶修又随意安抚了对方几句后才按下结束通话,接着立刻指挥身旁的司机改变前进目的。

「一帆,这几天教你的练得都还行吧?」

就在乔一帆还试着搞清楚发生什麽事的时候,叶修朝他抛来了这麽一句。

「呃,应、应该算还可以。」

「那行,就当作你来到兴欣的第一个任务吧。」

某第一嚮导转过头,还叼着菸的嘴朝他一笑。

「兴欣塔那儿接到通报,说有个普通人转化成哨兵了……咱们这就去把这新伙伴带回来吧。」




_TBC_

====================================

我!下章!抓得住!莫凡么!(陷入自我怀疑

评论(18)
热度(22)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