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6)──你来也行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其实我家应该都是向导攻……

◎莫凡……出现名字了!(?








等到达现场的时候,乔一帆还有点愣神。

事情进展得有些太快,他觉得自己反应跟不上。

第一个任务……?他甚至还没进到兴欣塔的大门,就要先执行第一个任务了吗?他真的做得到吗?他不过是个刚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嚮导的最低级菜鸟,甚至没有多少嚮导的意识,能够协助任务吗?能够不拖累前辈就谢天谢地了吧。

……嗯?等等,除了这些事,好像还有一个更重点的──

「没想到在现在这个年代,还会发生普通人突然转化成哨兵这种事啊。」

重头到尾完全察觉得到乔一帆内心波动与情绪变化的叶修懒洋洋地替他接了下去,也没管在另两位普通人眼中他这样根本是自言自语。

以叶修的身分,他要真的爱自言自语、他们也管不着就是了。

目前脑子有点运转迟缓的乔一帆又花了几秒钟才了解到叶修说了什麽,以及这件事代表的意义。

普通人转化成了哨兵……也就是说又是一件精神力解析仪失误的案例吗!

乔一帆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是震惊还是错愕,或者是原来自己不是唯一一个错误的安心与自我解嘲。又或许,其实这些通通有一点。

而另外还有很大部分存在着对那人的同情与担心,以不值得骄傲的、这过来人的身分。

他完全能体会那个人会有多大的震撼与惊吓,以及随之而来的无所适从。刚转化时的感觉乔一帆仍是记忆犹新,甚至于到了现在他也没能完全适应这个新身分,因此他更是能感同身受地担心那位他从未见过面的哨兵。

至少他还算幸运,是身在能够对那样的临时状况做出应变的微草塔裡、且还及时遇到了叶修,但那个人可没有这麽好运。

和叶修一起听着现场人员对那位哨兵粗略性的身家资料以及现场状况的报告,理解到对方真的完全是以一个普通人生活过来的乔一帆顿时更加关心那位刚转化的哨兵。

「……卧槽,这是把兴欣一半的哨兵都给搬到这儿来啦?」然而当乔一帆还在为那哨兵感到同情时,叶修却是看着现场的包围阵势,很没风度地当场飙了句粗口,还带吐槽。

乔一帆看看包围着这栋四层楼高的小屋的哨兵群,大略估算了下,约二十多名哨兵,此外更外围还有四五十名普通人的士兵。

……这样连一个连都不到的哨兵,是兴欣一半的哨兵?

在微草训练营裡和几百个准哨兵生活过两年的乔一帆有点懵了。

「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因为嚮导没一个在!」一名年纪看起来大概比叶修大了几岁、一看就知道是这儿领头的哨兵才刚赶来就听见叶修这句「赞叹」,立刻毫不客气地反呛回去,也不管叶修官阶其实比自己大:「罗辑去联盟总部取公文还没回来、小安有另一个任务抽不开身,这个小哨兵脾气又大得很,除了以暴制暴我还能怎麽办!」

「以暴制暴?这法子还算不错,那麽、人制住了没?」

那个领头哨兵的眼神看起来像是想把眼前这名嚮导按到地上痛揍……管他是不是嚮导呢,妈的:「如果制住了用得着叫你来吗!」

「别这麽着急嘛,哥这不是来了吗?」叶修却好像看不见对方的怒火似地,依然懒洋洋的,掏出了菸悠哉地点上,还递给了领头哨兵一根──并毫无意外地被对方狠狠地拍掉:「说说现在状况?」

那哨兵觉得自己几乎就要呕出一口血。

──刚刚不是就全让人都告诉你了吗!敢情你是都没在听!

「魏同志。」

真正在浪费时间的人以一种「别浪费时间了好吗」的语气催促。

领头哨兵放弃了。

「人现在在那栋房子裡。这不是他的家,只是被我们追着就逃到裡面了。我们刚把住裡面的人都撤出来,本来想就放手抓的,但这小子不晓得是发狠了还是怎麽,每个派过去的哨兵都被他打趴在地上丢了回来,多派些人进去又反而容易被他趁混乱熘掉。现在就这麽逃进了四楼废弃的房间裡,门外有人守着他出不来,但我们也没人能进去。」和这种人对他的态度较真是浪费时间,魏琛乾乾脆脆地重複了一次目前状况。

「连你也打不过?」

「你行行好吧。我一把老骨头、又有旧伤,可经不起折腾。」他最得意的子弟兵都被摔出来了,他才不想去冒着个风险。

这不大不小的旧伤曾害他不得不返乡休养,要是再那样摔一下,他岂不是得直接退役了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不错嘛,服老了啊。」

「……你到底要不要抓人?」魏琛真的没把握再这样和这个人对话下去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拳头。

平时他是能和这混帐垃圾话来垃圾话喷回去,但现在这个状况让他有点头大。几个手下被摔了,他已经有点不能忍,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冷静下来的,实在没有多馀心力再和叶修开玩笑。

身为一个哨兵、又是这小队的队长,魏琛实在很想冲进去和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打一架,这是哨兵本能地想争夺权力和力量掌握权的冲动。

「好了不闹你了,哥这就去啦。」不晓得是开玩笑开够了、还是这才终于发现魏琛的焦躁,叶修咬着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接下来都交给我吧,你等着和老闆娘报备去。」

还在戒备状态下的魏琛正焦急地打算阻止叶修拍肩的动作、怕自己会忍不住反击,就感觉到在他被拍肩的同时一阵清明从他的头顶灌了下来,彷彿被浇了一大盆冷水一样一路凉到脚底,差点没冷到打激灵,令他整个人一愣。

「怎麽样?冷静点没?」

魏琛转头看着他,仍是那副什麽都不在乎的笑。

但四周一整群哨兵从包围这建筑物开始就没消失过的躁动气氛,却在魏琛冷静下来的同时,开始以叶修为中心逐渐散去。

这个人就是这样地外挂。能够以这麽轻鬆的姿态瞬间安抚二十几名哨兵,恐怕连号称全联盟最令人放心的嚮导张新杰都做不到这种游刃有馀。也因此叶修才能够坐拥全联盟第一嚮导这麽多年……虽然个性实在不敢恭维。

相较于魏琛的心情複杂,同为嚮导、更能直接感受到周围情绪变化的乔一帆则是直接看呆了。

就连微草的嚮导管理部部长都做不到这种事啊!这就是第一嚮导的真正实力吗!

其实实力比乔一帆想的还要更牛逼的叶修满意地看着已经开始有能力感叹人类的不完美的魏琛:「冷静了之后还不快去准备一下,让嚮导对付哨兵只会有一种结果,你知道的。」

魏琛听了表情瞬间扭曲了下,不过很快便又恢復原状:「需要派几个哨兵和你们一起上去吗?」他看了看还有点手足无措的乔一帆。

「不用了。你想多搬几个人吗?」叶修鄙视──不是只鄙视出这种主意的魏琛、是鄙视全部的哨兵。

好心却没得到好报的魏琛想打自己嘴巴。

「……对了,那小子叫什麽名字?」

不管魏琛恨不得咬舌自尽的脸色,叶修迳自带着乔一帆往屋子走。但走没几步,他突然又想到了什麽,转头问道。

然而这次魏琛还没回答,却是跟在叶修身后的乔一帆先回应了。

「前辈,他叫莫凡。」

莫凡。

从刚到现场听取报告时,乔一帆便立刻记住了这个名字,和这个人的一切资料。

除了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认真的个性、对任何事都不会怠慢之外,另外更多的理由、是因为他想帮助对方。

他想多少在这件事帮上忙,多少能帮助一下这位基本上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哨兵。

就算,他只是个连暗示都需要叶修帮忙的菜鸟嚮导。

因为这声回应才注意到乔一帆的这些想法,叶修看了他一眼,吸了口菸:「……嗯,其实一帆你来也行的。」

「咦?前辈?」

没有马上回答乔一帆的疑惑,叶修只是带着他反向穿过接到命令被从房子裡撤离的哨兵们,上了四楼,来到那扇目标门前站定。

某第一嚮导捻熄烧得只剩头的菸,又点了一支,吸了一大口。

「一帆,你来把裡面那傢伙拍晕吧。」

缓缓地吐出二手菸,叶修一脸懒散地指着门,语气平淡。

──好似他不过是叫乔一帆敲敲门跟裡面的人打招呼。

「……呃、前辈?」

乔一帆突然觉得,自己大概这几天就把一生的惊吓都用掉了。




_TBC_

====================================

莫凡出现了!真的出现了!(被打

评论(23)
热度(33)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