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卢郑】起床这档事

◎卢瀚文X郑轩

◎原作向,OOC

◎为避免开坑我就撸个一发完结

◎感谢 @S市的速冻箱 开了卢郑标签首杀,太太我来啦!







身为全联盟年纪最小的选手、蓝雨最年轻的明日之星,年仅十四岁便离开家人的卢瀚文在生活上仍有许多不成熟是很正常的。蓝雨队员们也都会因此特别注意并关照他,就像是多了个需要操心的弟弟般,包容他偶而的任性、督促那小孩子的惰性。毕竟人家父母都把这样的小男孩託付给他们了,怎麽能不好好负起责任呢?

举例来说,这位在战场上总是精力旺盛的小剑客有赖床的坏毛病,蓝雨其他队员们只得无奈地肩负起叫他起床的重责大任。

不过其实赖床也不算什麽大问题,就算是成年人也不敢说自己再也不会赖床。只不过是帮忙叫醒这种小事,蓝雨的队员们并不会介意,更反而因此觉得这麽拜託他们的小小队友有种萌度上升的趋势。


于是第一天早上,黄少天先自告奋勇地上阵了。

「──哇啊啊够了黄少我现在就起床!我起床了!真的!」

莫约五分钟后,蓝雨全体队员们便在餐厅听见了楼上某房间裡传来的惨叫。

──第一天,失败。

为了避免蓝雨未来的机会主义者被现任的机会主义者弄得听力受损、心灵创伤而影响职业生涯,蓝雨队员们一致认同隔天应该由他们最靠谱的队长来担当教小孩子起床的重责大任。

隔天早上,喻文州便在众人「热情」的目光下上楼叫醒小孩。

这次没有出现任何声音。十分钟后,大家便看见一脸惨白的卢瀚文和和上楼前没什麽两样的喻文州双双来到餐厅,一言不发地坐进队员们替他们留的位子裡。

……嗯,这算是、成功了吗?

异常的气氛让其他人完全不敢开口询问,就连黄少天也只是张着嘴巴,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卢瀚文,心理的弹幕已刷了千百遍却不知怎麽地问不出口。

最后,卢瀚文先打破了沉默。

「……明天可以不要让队长来叫吗?」

可怜兮兮的声音让众人不忍心追问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第二天,依然失败。

第三天,轮到徐景熙。

这一次,卢瀚文没事,却是蓝雨的守护天使哭丧着脸奔下楼。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但怎麽没人跟他说蓝雨的小重剑赖床的时候是会踹人的啊!

看着差点被踹出一个黑眼圈的徐景熙,馀下的蓝雨等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谁也不敢接话。

他们的小少爷还没叫醒呢,但徐景熙绝对是不行了,谁要替他去……再不快点决定,队长的笑容会越来越恐怖的啊!

「……呃,要不、猜拳吧?」几秒钟的沉默后,宋晓提议。

因而在自古弹药幸运E的定律下,郑轩输了。

「这真是……压力山大啊……」他默默地看着自己出的剪刀,开口却仍只吐出那句口头禅。

顶着其他队友那宛如「送灵」的眼神,郑轩反倒是在说完话后便异常镇静地上楼了。

反正叫不醒便叫不醒呗、会被踹就被踹吧,没成功的话顶多再换个人来就是了,有什麽关係呢?

向来消极的蓝雨弹药师很快就想开了,只是在走到卢瀚文房门前时忍不住又喃喃唸了句「压力山大」,并同时敲了两下。

「……」

裡头没有回应,看来小重剑仍在呼呼大睡。

「……小卢?」等了一阵子仍没声音,郑轩慢慢吞吞地打开房门:「还在睡吗?」

「……」

床上的那一团被子茧非常明显。

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目标、也清楚那目标拥有一定程度的攻击力,就算是习惯懒散的郑轩也以有点慎重的心情走到床边,小心掀开被子一角。

「小卢?该起床囉,再不起床队长他要──」

然而他才刚说了句开头,还在想是要用恐吓的、还是要用他其实不多的武力值逼小孩子起床,就看见卢瀚文原本紧闭的双眼在他刚唤了名字时便唰地睁开,那孩子独有的清澈双目立刻和他四目相接。

郑轩愣住。看见那双还有些迷茫的双瞳渐渐转变为清醒,接着那双眼的主人也看着他露出了有些错愕的表情:「……咦?郑前辈?」

「起床囉,小卢。」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气氛有点怪的郑轩乾巴巴地重複了台词,罕见地不是那句压力山大。

「呃、欸,好、好的。」莫名有点狼狈的卢瀚文慌慌张张地掀开棉被坐起身:「但今天不是徐前辈……」

「景熙被你踹得再也不敢进你房间了。」郑轩据实以告,完全没有想帮小孩留面子的意思:「但我刚刚叫你的时候没见你踹人啊……奇怪……」

卢瀚文没回应,只是匆忙地刷牙洗脸换好衣服,和态度比他还不紧张的郑轩一起下了楼。

在餐厅裡等着他们的蓝雨众人觉得惊奇。

居然打破了黄少的纪录!还是那个对什麽事情都提不起劲的郑轩!

难道说,他其实叫小孩起床特别有一手吗?

懒得解释的郑轩便就这样被众人封为小孩子的闹钟,从此背负叫小剑客起床的重责大任。

脸好像有点红的卢瀚文张着嘴,像是没全醒似地顿了两秒,最后点点头同意了。

虽然觉得卢瀚文的样子有点奇怪,但不擅长也不喜欢纠结太複杂事情的郑轩很快便将小队友的异样抛到脑后,笑笑地和现在心情彷彿解决了什麽野图BOSS般的众人热热闹闹地去吃了早餐,开始了在战队裡正常的一天生活。

日子便就这样继续下去。多了个工作的郑轩每天都会在去餐厅前先去卢瀚文房间叫醒他。刚开始的时候,郑轩往往才叫了个名字,便会看见小剑客紧张地从床上弹起。搞得他看了都有点心疼,忍不住安慰对方别这么紧张,说着时间还早、继续睡一会儿也没关係之类的安慰话。要是有旁人见了,八成都要搞不清楚郑轩到底是来干嘛的。

然而到了后来,不知道小队友是习惯了、还是真的听从那些安慰话而不紧张了,郑轩发现他越来越难叫醒。

不过也只是到他需要多花点时间才能把人叫醒的程度罢了,无论如何卢瀚文仍会乖乖起床,因此郑轩也不觉得有什麽大不了的。

有时候他甚至会趁着对方没醒,看着卢瀚文稚嫩的睡脸、偷捏几把,顺便感叹一下年轻真好啊细皮嫩肉之类的,以此自娱。

……好吧,他承认,他对这任务还蛮乐在其中的。

不知不觉已不会在敲小重剑房门时觉得压力大的郑轩看向翻着身、仍不肯清醒的卢瀚文,忍不住又用力戳了对方脸颊两下,带着点洩恨般的味道。

没想到这一戳,对方还真的被他戳得吃痛地睁开了眼。

「……郑前辈?」眼睛睁开了,但眼神很显然还在梦乡,卢瀚文迷迷煳煳地冲着有点被吓到得郑轩露出了纯真的笑容:「前辈,我喜欢你喔。」

下一秒,小剑客便又受到梦神召唤而闭上眼,噗通一声倒回床上。

「……」

郑轩觉得自己一定出现了幻听。

否则,他怎麽会听见那声「噗通」也在身体裡面响呢,还有回音呢。



End

====================================

蓝雨的弹药没有狂剑,但是有重剑~(・∀・)

好安利,各位不来一份么_(:3_ㄥ)_


评论(16)
热度(44)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