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8)──你是哨兵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乔莫终于搭上线!(愉悦地


看着叶修蹲下身、以少见的认真表情细心检查那名昏倒哨兵的状况,乔一帆有些无措地回想着刚才的过程,还是觉得不太现实。

无视他当下的错愕,那时带着他来到此地的某第一嚮导在做出惊人的指令后,便毫不浪费时间地立刻接着解说入侵哨兵精神领域的方式、以及如何掌控攻击力道等等细节。就算再怎麽乱来,叶修也至少清楚若让乔一帆什麽都不明白地胡搞有多麽危险,指示和引导还是有的。不过他也就只是作为安全的那道阀钮,剩下的还是放任生嫩后辈自己处理。

对于精神领域的掌控,其实在嚮导的专业教育裡能教的也并不多……毕竟那是一种嚮导的本能、就另一方面来说是根本不需要教就能会的,更何况每个嚮导的习惯操作方式都不同,能教的理论知识顶多就只有一般哨兵的精神领域的粗略划分与如何控制力道而已,其馀的就只能让嚮导们自行摸索。因此叶修认为,与其教了那麽多有的没的理论知识,不如直接让这名青涩的小嚮导直接实战还更有效率些。

……虽然这实战训练实在来得太突然。

毫无心理准备的乔一帆在心乱如麻的状况下煳里煳涂地听完了叶修的讲解,之后便全凭下意识听从前辈的命令闭上眼睛、放出自己的精神力。

然后?在乔一帆的记忆中,就没有然后了。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在半恍惚的状态下拍晕了那名哨兵,门内传出的强烈敌意与焦躁也消失无踪。那位带领着自己的大神还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前打开了那扇其实并没有上锁的门。

那哨兵就躺在距门口不远的纸箱后方。乔一帆有点意外地发现对方身形其实算不上强壮、甚至能以瘦小来形容,纤细的四肢和单薄的身躯,让人无法将他和一路打趴了十几个现役哨兵的事蹟连在一起。短短的黑髮遮不住那纵使昏迷也凶狠地皱在一起的细眉,一身黑的打扮让他原来细瘦的身形更显娇小、也同时反应出对方疏离孤僻的性格。

乔一帆呆了呆,对方无法抑止的哨兵气味细细鑽进鼻腔,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彷彿踏上刚淋过雨的湿润草地。

「看来应该没什麽问题,哨兵果然就是耐打。」检查完之后很顺手地拍了拍倒在地上的黑色脑袋瓜,叶修站起身,从口袋摸出菸盒,看向因为紧张和努力过头而开始频频走神的后辈:「后续就让老魏他们收拾吧,我先带你回兴欣。」

他伸出手,稍微顿了半秒,转换方向,随意而轻鬆地揉揉对方的头髮:「你做得很好,一帆。」



联盟总部,最高层,主席办公室。

某冯姓主席看着刚刚以超急件送到自己手中的秘密文件,觉得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脸色由红转青、再变为苍白。看得一旁的文书官胆战心惊,赶紧在他们的长官昏倒之前将药和温水递了过去,见对方抖着手服下才稍微鬆口气。

又花了点时间缓过气息,冯宪君用力闭了闭眼睛。

桌上那份密件仍躺在那裡,并不是他头晕产生的幻觉。

深吸口气做了心理建设,他小心翼翼的再次拿起那份文件阅读……内容也并没有变。冯宪君心中泪流满面。

精神力解析仪的判定失误,居然一口气就连续爆发了两件!还通通都在他们联盟的区域内!这简直和飞来了一颗西藏高原一般大的陨石直接撞裂了国土的机率差不多。

且这次是直接在普通人之中所发生的转化,有一大堆人都看见了那哨兵在城裡上跳下窜的,这消息该怎麽封锁呢……说是逃跑的哨兵吗?这麽拙劣的谎言肯定一下子就会被拆穿的吧。

他怎麽就这麽倒楣呢……

冯宪君又看了眼文件,盯着上头那虽然字体很规矩地排列着、但不知怎麽地在他眼中就是亮晃晃得刺眼的名字看,更加有种心累的感觉。

两次,两份有关错误转化的密件上都有这个名字。

叶修。冯宪君开始觉得搞不好根本是这傢伙带来了厄运。



儘管刚来到此地便发生了点小插曲,兴欣全体对于乔一帆的加入仍是抱持着欢欣鼓舞的态度。

全联盟嚮导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初建立的兴欣塔更是人手缺乏到只拥有个位数的嚮导辛苦地处理所有工作。虽然有着能够以一抵十、还顺便包办哨兵工作的叶修在,但他也无法分身去同时处理辖区内的所有事务。在这样人力需求十分迫切的状况下,任何一个人手对于兴欣而言都是雪中送炭,更何况是个珍贵的嚮导,简直就是在沙漠中发现了个能游泳的大绿洲那般令人感激涕零。

因此乔一帆才刚被叶修拎去和身为塔长的陈果打了个招呼、甚至还没来得及熟悉这新环境,就见陈果大手一挥,宣布兴欣塔全体放半天假为乔一帆开庆祝会,好好替他们的嚮导生力军接风。

「……」

好不容易终于从一阵溷乱的打招呼自我介绍与被自我介绍中脱身,甫一踏进被简单布置过的餐厅便立刻被团团包围的小嚮导赶紧熘到角落去,心有馀悸地叹了口气。对于陈果等人的用心他受宠若惊、对于众人的热情他胆战心惊,在微草当惯了不受人注意、甚至被故意视若无睹的小透明,乔一帆实在无法适应突然被当成主角与众人焦点的感觉。儘管很感谢兴欣众人对他的重视,却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怎麽躲到这儿来了?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呢。」

正想着要把自己缩进阴影中的乔一帆闻言吓了一跳,抬起头,便见叶修手中端着一盘食物、悠哉地晃了过来。

「呃……前辈……」

「别慌别慌,不是怪你的意思。」摆摆手,叶修暗磋磋地跟着缩到了这个角落裡:「怎麽说呢……其实你不用有太大压力,就当成是他们在找机会玩儿罢了。」指着餐厅中央已经全然忘记初衷、开始划拳打闹的哨兵们,他无奈地摇摇头,脸上却是笑着。

「不过你能来老闆娘是真的很高兴。兴欣太缺嚮导了,她一直很在意,所以八成是有些兴奋过头吧。」否则也不会突然脑热说要开个长达半天的欢迎会──他们的塔长个性虽然率直单纯,却也还没到冲动随便的地步。

「我会加油的。」乔一帆站直身躯,点点头。

「哎哎,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怎麽想到那儿去的,放轻鬆点。」对于小孩子过于认真的个性有些无言,叶修又忍不住伸手揉乱对方的头髮,带着明显的胡闹扰乱成分,「不巧我们的其他嚮导现在都不在塔裡,晚点再介绍给你认识,顺便到时带你熟悉一下兴欣塔的环境和之后你的工作。现在就先什麽也别想,放鬆休息,今天那一下你也累了吧。」

「好、好的。」狼狈地躲开对方继续揉头的动作,乔一帆不自觉胀红脸。

耸耸肩,叶修没再说话,低头专心吃着自己的晚餐。刚刚已经被众人喂饱也灌饱了的乔一帆转回目光,望着自己未来的伙伴们打闹嘻笑、听着简直不把餐厅屋顶掀掉不罢休的吵闹、感受这个团体中所有人共有的温暖情绪,一抹浅浅的笑容在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过程中出现在脸上。

等到疲累的精神令乔一帆忍不住又发起呆来,半神游的模样甚至让叶修都开始考虑是否要先带他去宿舍休息时,突然一股不属于餐厅中任何一人、突兀又强烈的思绪勐的鑽入乔一帆脑中,令生嫩的小嚮导吓了一跳,差点没跳了起来。

「怎麽了?」感觉到后辈情绪变化的叶修诧异地问。

「莫凡……呃、今天下午带回来的那位哨兵,」顿了下,乔一帆完全不明白这股「就是这样」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他清醒了。」


清醒时,莫凡视线所及的是一片雪白。

白淨的天花板、牆壁、床铺、门板,这房间内部全由白色所组成,令刚醒脑袋还转不过来的莫凡差点以为自己死了来到天堂。

回过神来后才分辨出自己只是被人带到了陌生的房间,儘管洁白乾淨的内部让人联想到了医院,但缭绕在房中那明显而温和的虫鸣水流声却彰显了此地的不同。还记得昏迷前所发生的事,已在沉静的空间中冷静下来的莫凡有点疑惑,起身探查这间房间。

这房间只有两扇门,没有窗户。他伸手试着转动门把,发现一扇门后是个简易的卫浴间,而另一扇却打不开、大概是出口。

「……」

──他被关起来了吗?

『你还好吗?』

就在莫凡有些不悦地察觉了自己的处境并开始思考该如何脱身时,一道令他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脑中,吓得他一愣。

他转头扫视了房间,没有其他人。

这个声音是直接在他的脑子裡冒出来的。

『抱歉把你弄昏……虽然当时的状况别无选择,但还是很抱歉。』儘管莫凡没有回应,但哪个声音的主人好像不认为这有什麽关係、也不觉得尴尬,迳自「说」了下去。

『如果有哪裡不舒服请告诉我,我……可能控制的不是很好──』

莫凡终于知道他为什麽会觉得这个声音熟悉了。

那是他昏迷前最后听见的那道声音。

『……你是谁?』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见、但也不晓得该如何像那样心电感应般地传话给对方,莫凡只好在心中想着他的问题,尝试「对话」:『这裡是哪裡?』

你们是谁?

出乎他意料地,对方竟然真的「听」得见:『我叫乔一帆,而你现在则是在兴欣塔的隔音室裡。』

至少还知道兴欣是什麽的莫凡顿了下:『……联盟抓我做什麽。』

他们不是应该去培养训练珍贵的哨兵和嚮导吗?为什麽浪费时间在他这种普通的小人物身上?他一个拾荒为生的小市民身上也不会拥有联盟想要的东西吧?

『……』

不知怎麽地,莫凡突然觉得对方除了那句问题之外、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心中隐藏的所有疑惑,彷彿会读心一般。

『……因为你是哨兵啊。』重重地强调强调那两个字,那道「声音」坚定、却又小心翼翼地宣告,那令莫凡感到无法消化的事实。

……什麽?

『精神力解析仪也是会出错的,你并不是普通人。』那人不知怎麽地稍微有些激动了起来,『你是个哨兵──所以才会在这裡。』

「……」莫凡彻底懵了。

……今天是愚人节吗?


_TBC_

====================================


抱歉消失了快两个星期……上星期参加湾家别部作品的only场忙得没时间码全职,对不起等待的大家(つд⊂)

为了道歉这章也码得长了点(つд⊂)

终于写到主CP互动了啊感动地


是说郑轩大大今天生日官方今天才给资料有没有天理啊,这样我想码贺文都来不及啊愤怒!


评论(21)
热度(31)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