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9)──一波又起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突如其来的讯息不只没有消除莫凡的疑惑,反而令他萌生更多困惑。然而开始觉得这一切搞不好都只是自己在做白日梦的他还来不及再向那「声音」进一步多问些什麽,那扇被锁住的门却是先在他毫无心理准备的状况下打开了。

房门开启的瞬间立刻绷紧神经,莫凡以警戒的视线紧盯着好几个身穿卡其色制服的人就这麽走了进来,彷彿在房间的他只不过是这裡头的一个摆设般地,毫不在意他表现出的露骨敌意。

不过要说无视他也稍嫌夸张了点,毕竟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莫凡而来。

「……」

虽然没有直接见面,但凭被追捕时对于对方声音的印象、莫凡认得出来裡面有一个人就是当时追捕他的那群人的领头。

而另外,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也很熟悉。

莫凡皱起了眉,瞪着眼前几个人。

如果那个「声音」所说的属实,这裡是兴欣塔、而这些人八成都是军官了……要逃吗?

逃得掉吗?

没有自己是个哨兵的意识、也没有理解到早上那群追捕自己还被自己打趴的人其实也都是在役的哨兵,因而低估自己实际战力的莫凡只是继续原地对所有人怒目而视,抿着唇,不敢轻举妄动。

本来还想着如果对方想逃就再拍晕一次算了……透过那生嫩哨兵的情绪猜出对方在想什麽的叶修在心裡偷笑。

「欸,还真的醒了啊。」无视某哨兵的敌意,陈果在乔一帆关上房门之后率先开口:「小乔好厉害啊,感知范围真广呢。这不是比叶修在报告书上写的还厉害吗?」她对着小嚮导露出笑容,令后者立刻不好意思地微红了脸。

顺着那女人的视线看向了那位最年轻的军官,莫凡愣了愣。

他就是那个「声音」,同时也是当时站在门外的其中一个人。

莫凡自己也不晓得自己是怎麽认出来的、又为何能如此笃定,彷彿只是某种直觉,令他毫无道理地如此确信。

「那麽、咳咳,你叫做莫凡对吧。」女性的军官清了清喉咙,朝他走来,却又被莫凡立即后退拉开距离,她随即露出明显的无奈,改成在离新生哨兵有点距离的地方站定。「你……唉,该从哪裡解释才好,呃……」她困扰且为难地皱起眉。

「少年感觉怎麽样?脑子还清醒吗?还记得自己是谁吗?有没有哪裡痛?如果感觉有什麽后遗症的话我让我们的小嚮导给你负责。」

「叶修!」

「我这不是在关心他吗。」

「你给我闭嘴。」

本来就因为不知该如何解释这複杂的棘手状况而感到焦虑,心情不太好的陈果有种想掐死自家招牌嚮导的冲动。

「……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就在陈果重新整理思绪想着开如何再次开口的空档,却是莫凡以带着压抑的语气先打破了沉默:「不可能是哨兵。精神力解析说我是个普通人,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我们没有搞错。」见对方肯开口后反而鬆了口气,叶修收起轻浮的神态,换上鲜少出现的一本正经表情。

「精神力解析仪是会有误差的,这件事情我们也是最近才知道。」

感觉到身旁的后辈因他的话而产生稍纵即逝的情绪波动,某第一嚮导停顿了下,接着又像什麽都没察觉似地继续说了下去:「你所出现的变化完全符合哨兵转化的特徵,因此绝对是名哨兵错不了。

「否则,你要怎麽解释你身体的变化?你的五感和体力是否明显大增这你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另外、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天早上在你所引起的那场骚动中,那些被你打趴的可都不是普通军人、他们都是哨兵。普通人会有这种能耐吗?」

「……」

看着莫凡儘管找不到能反驳的点、却仍一脸不相信地想再说些什麽的模样,叶修不禁重重地叹气:「不然这样吧,给你个确实的证据。

「毕竟我是个嚮导嘛,就牺牲一下。」

和话语中的宣言相反,叶修语毕后却是没有任何动作,没有移动没有出手更没有像漫画一样从背后看不见的空间掏出什麽东西来,只是静静地站着,和莫凡警戒并带着困惑的双眸对视。

反而是魏琛在下一秒骂着髒话冲出房间。

「我操!叶修你个浑蛋要去暗示不会先打个招呼啊!」就算你想被袭击我也不想袭击你这个心髒好吗!知不知羞耻!

不过某心髒嚮导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以熟练而从容的嘲讽回嘴,因为他的注意力在几秒的等待后便全都转到另一件事情上。

莫凡居然对他的信息素毫无反应。

「……」抬手阻止后知后觉地才意识到叶修在做什麽的陈果想要说的话,目前单身的全联盟第一嚮导更用力地盯着眼前的新生哨兵,眉头渐渐皱起。

「……?」戒备了半天却不见对方有任何动作的莫凡也累了,浓浓的疑惑明显摆在脸上。

「怎麽会没反应呢……总不会是哥老了没吸引力了?」

叶修半开玩笑地喃喃自语,脑中冒出了一个不太妙的推测,于是在建回暗示的同时将自己的精神力朝莫凡探了过去。

一探之下,向来从容慵懒的叶修马上脸色倏变地跳了起来,爆了个和魏琛几秒钟前一模一样的粗口。

「怎、怎麽了?」

和乔一帆一起被叶修的动作吓到的陈果呆呆地问。

没有回答他的上司,叶修却是转向了一旁的小嚮导,语气裡有些无奈与困扰:「我说一帆啊……你这样不行啊。」然而这样的无可奈何中却没有责备的意味。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乔一帆的错觉,他总觉得前辈的情绪波动裡还带着一点点看好戏与忍笑的感觉。

「不是说拍晕就好吗,你怎麽把人强上了呢。」

 

 

 

_TBC_

====================================

 

復更首篇就结束在这麽重口的地方真的好吗⊂彡☆))∀`)

 

 

 


评论(6)
热度(22)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