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0)──没有承认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呃?」

「……对小孩子说什麽呢你!」

年轻的嚮导还在消化叶修话中的意思,身为在场唯一一名女性的陈果便先一巴掌往自家王牌的后脑拍了下去,脸上还有着不知是羞还是气出来的微微红晕。

「唉呦我的老闆娘你下手也轻点!哥的脑袋放在全联盟裡也是很宝贵的!」吃痛地摸着被打的地方,叶修一脸无辜:「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做了什麽的可不是我。」

「你还说!──」又恼又羞的陈果正想再给这老不正经的傢伙来个第二巴,然而手才举到了半空中便突然反应过来叶修话裡的意思,手还没放下、脸上已经变成了不知道该说是惊讶还是惊吓的表情:「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小乔他──」

「就是你想的那样。」

一旁被说成肇事人的乔一帆一脸迷惑,连自己肇了什麽事情都搞不清楚;而另一边根本还没进入状况的莫凡,更是连他们正在谈论自己的事情这件事都不晓得。

叶修看了一眼已经不知该不该警戒下去的菜鸟哨兵,再对正在检讨自己这一路到底做错了什麽的年轻嚮导叹了口气:「虽说严格来说错不在你……小乔,今天上午那一下,你把你们俩给连结了。」

「……欸?」被太过意料之外的消息冲击,乔一帆直接一呆,儘管感觉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很多疑点想发问,却只能张着嘴、就是组织不出半句完整的话语。

这时候,他觉得那正好回到房间加入话题的老哨兵前辈简直就是心之友。

「等等等等,叶修,就算我不是嚮导我也知道点常识的。」虽然隔着隔音室的门、还是稍微有听见他们说了什麽的魏琛一进来就挥着手,在其他人开口前强硬地插入了对话:「你说他们精神连结了?精神连结哪有那麽容易的,早上敲那一下就能连结?别闹了,你要吓小孩也不是这种方式!」

「呸,谁跟你一样心髒用这个吓小孩,我才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将老哨兵那已经伸到自己眼睛前的手推开,阅历多广的第一嚮导忍不住啧了一声:「的确,精神连结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否则我们的婚介所也不用一天到晚焦头烂额了。但是若要说精神攻击时不小心连结了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这牵涉到精神世界的本质,讲了你们也听不懂。」

为了方便解释与理解,一般而言教科书和文献中对于哨兵与嚮导精神世界的描写,都会具现化地形容成一个场景或某种实体。但实际上,精神世界的本质其实是非常抽象的,在感知与操作上相当依赖嚮导的主观感觉,而非像正式资料中有以一概全的固定模式。也因此叶修才会觉得实际经验比理论基础更重要。

而真的非得比喻的话,他觉得与其以实体表现、精神世界其实更像是某种电波般的能量波动。

精神攻击,就是以自己的频率、释放强过于对方的能量扰乱对方的精神波动;哨兵与嚮导配对时的相性,就是两人精神电波波型的契合度;而精神连结,则是两人的精神波动相互契合、达到一致的行为。

因此以这种方式来看,因精神攻击而不小心互相连结的可能性并非为零。

所以他才会说这是「强上」啊。

「总之……可能两个人本来就相性好,再加上这个孩子刚成为哨兵精神力量不稳定,小乔又是第一次实战、一不小心下手太重。」叶修半是喃喃自语地说着,见年轻的嚮导因为他后面那句话而露出慌张的表情,安慰地拍拍对方的头:「这不是你的错,真要检讨起来主要责任还应该在我身上……我没有想到你们的相性这麽合拍,居然这样就连上了。幸好婚介所还没来兴欣开分店,否则你们两个大概会被他们直接拉去凑成对。」

「少贫嘴,现在重点是我们该怎麽办吧。虽然精神连结只要两人离开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但是小乔现在不可能离开兴欣,难不成要送莫凡到别的塔?别忘了他也是精神力解析仪出现误差的最大证据之一,现在上头可是打算把这个祕密都压在我们这裡。」脑袋终于热机完毕的陈果快速地整理出现今的状况,看了一眼还有心情嘻皮笑脸的叶修,重重叹口气:「简单来说,他们都不可能离开兴欣,至少在短时间不可能,那这精神连结就──」

「那就让它连着啊。」很自然地接了下去,某第一嚮导露出了「老闆娘你怎麽会这麽死板」的表情,气得陈果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没再次巴一掌过去。

「反正只是精神连结而已,既不会少块肉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能力。除了已连结哨兵不会被其他嚮导的信息素影响、连结后的两人之间精神交流会更敏锐之外,平常是没有多大差别的,也不会影响和非连结对象组队出任务。」他顿了一下,慵懒的嘴角又向上扬了一点弧度:「我们反而应该高兴找到了一对相性这麽好的哨兵嚮导,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运气。而且又不是连结了就非得在一起,都什麽年代了,如果以后他们因各自的造化分开、那连结也会自然而然断了不是吗。」

听他这麽说,陈果眨了眨眼,歪着头想了一下,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就这麽办吧。小乔你没关係吧?」

「欸?没、没关係。」其实乔一帆根本分不清楚有无连结的差异,也搞不清楚精神连结后会不会有什麽副作用,但他相信前辈的判断,前辈既然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

「那莫凡你──」

「我还没说要加入。」一直安安静静地听完他们所有讨论,年轻的哨兵寒着一张脸,冷冷地提醒他们刚刚因为某件插曲而忘记的事情。

「我还没有承认你们的说词。」

 

 

 

_TBC_

====================================

 

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一帆写得像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彡☆))∀`)

 


评论(7)
热度(16)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