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叶】近距离偶像(七夕贺文)

今天为乔叶提供的脑洞关键字是①一步之遥②没有更好的藉口了吗③意外惊喜

 

※乔一帆X叶修

※时间点在全职完结的四年后,私设多

※写完之后我觉得这改个角色名就会变成(ry

※祝大家七夕快乐!(已经过了#

 

 

 

人的一生中总是会有那麽几个的,崇拜的人、景仰的对象、前进的目标,作为自己还在摸索的青少年时期、或是仍残有一丝梦想馀温的半老年纪时,努力在这个世界前进时的道标、黑暗时期唯一的灯塔。

神明、大大、那个人……或者是有点过气的说法,偶像。

乔一帆的偶像是叶秋──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叶修。

这是一个对谁说出来都只会得到「喔是吗」这样平淡反应的答案。毕竟叶秋是谁啊,他可是名字就相当于荣耀本身的荣耀职业圈第一大神啊。先不提和乔一帆差不多时期的新生代几乎都是听着这个名字长大……练起自己的帐号卡的。纵使后期叶秋陷入低潮直至引退的那段时期,正好有个响噹噹的周泽楷坐上了王座,那位生命力跟什麽会爬的东西一样强大的前荣耀第一人还不是猥琐地换回了本名之后,立刻又像理所当然似地在把荣耀职业圈无论内外搅得天翻地复的同时拉回了自己的宝座,还在上头对着底下朝自己比中指的职业圈人「呵呵」了一声。

这样潇洒霸气又强大的大神,会玩荣耀的大概只有霸图人不曾把他当作偶像。

除了几个还记得他过去经历的人会回问「原来不是王杰希吗」之外,从来没有人对于乔一帆景仰的对象是叶修这件事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虽然陈果曾担心地叮咛小阵鬼千万别跟大人学坏。

只有早已不能算是小孩子的新世代阵鬼自己知道,这份感情或许不能单纯地以「崇拜」概括而论。

原本真的只是纯粹的偶像的,在那个还会因仰慕这样的理由而冲动地选择荣耀职业圈作为自己人生的天真年纪。儘管因为地缘关係加上误打误撞而进了微草,就算他并非不尊敬那位强大而可靠的微草队长,在那时小小的吊车尾训练生心中,揣得最高的果然还是那一直以来不见庐山真面目的荣耀第一人。

因此当对方向已经无法继续待在微草的自己递出橄榄枝时,儘管早已作为伪业馀阵鬼玩家和对方在游戏裡闯了好一阵子,乔一帆还是有一种自己该不是在作梦吧的感觉。

不,大概从自己能和那位大神站同一个荣耀竞技场切磋时,就是梦境的开始了。

而后来的发展与其说是梦境的延续,不如说是不可思议到令人以为这些都是自己妄想的奇蹟。

「乔队长,别练了。为了练手速而饿到胃穿孔对兴欣不会有好处的,该去吃午饭了。」修长而漂亮的手在乔一帆差点因恍神而让一寸灰摔进沟裡时拍上他的肩,即便过了许多年仍然慵懒而随意的语气自背后响起,随着一缕熟悉的香菸味。

「……前辈讲这种话真是有违和感啊。」顺从地登出帐号,训练本来就差不多告一段落的新上任队长摘下耳机,转头看向听说明天才会回来「恳亲」的兴欣创始人与心灵支柱:「前辈怎麽提早回来了也没说一声呢?包子今天还念着要去接机呢。」

「还不是沐橙急着回来看看新进来的孩子们嘛,自个儿就买了早一天的飞机。」耸耸肩,多年不变的T恤配休閒裤同主人一样懒洋洋地随意挂在一点也不结实的身版上,像是嫌某人自身散发出来的宅男气息还不够重似地,「这麽说起来她还买对了,免得我在机场就被包子举起来游街。」

觉得事情发生的机率非常大的乔一帆想像了那画面,忍不住一笑:「前辈吃过午餐了吗?」

「还没,我这可是才刚到就被赋予叫我们新队长下楼吃饭的重责大任呢。」伸手拍了一下个子早已超越自己的少年,叶修再次有种孩子们果然都长大了啊的感慨:「所以快下楼吧,不是只有你饿。」

距兴欣第一次夺冠以及叶修宣布引退已过了四个年头,曾经的荣耀第一人也当了四年的国家代表队领队兼兴欣顾问,要说这些年来他觉得成长得最令他五味杂陈的后辈,眼前的新任队长大概当之无愧。

虽说仍是那样地谦和有礼、且自带着一股惹人喜爱的温柔,但不晓得是风水问题、还是前头实在是有太多那种类型的前辈,如今的乔一帆在保持温吞的绅士特质同时,竟还融合了某种说不上来的恶趣味属性。

例如刚才那许久不见的第一句话,那是在酸他对吧,虽然语气非常有礼貌。

他们家忍让的小阵鬼什麽时候竟然有这样的战力反呛自己的前辈。

叶修感觉自己有点像离巢期的家长。

「啊对了,刚才我经过时大概望了眼训练区,感觉都是些不错的孩子呢。」儘管仍是懒洋洋地,声调中却明显地带着股欣慰与鼓励,叶修叼着菸,踱着缓慢的步伐:「听说有不少是冲着你来的,接下来可不轻鬆啊。乔队,加油啊。」

「是啊,他们不久就要拜託叶顾问了,还请您手下留情。」走在前方的乔一帆没有回头,因此叶修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能从声音判别其中的些许笑意与某些其他的情绪:「兴欣人手严重不足,请别把他们吓跑了。」

「说什麽呢,我是那种人吗?」

「这可能需要叫上莫凡和唐姐来一起讨论。」

「那叫因材施教,没有我那麽做你们会有今天吗?」

閒扯间下了楼,乔一帆在楼梯口转身仰望还在三阶之上的老菸枪,语气裡的笑意一下子不见踪影,只剩先前那股微妙的情绪:「前辈……我会努力扛起兴欣的,请您看着。」请看着我。

啊,来了。

看着那双反射着温黄室内光的年轻双眸,叶修沉默地吐了口烟。

就是还有这方面令人心疼的转变,所以才说这位后辈的成长特别使人心情複杂。

「……说什麽扛起,不是还有我在吗?」以不疾不徐的步调下了最后几阶,某顾问仰头,忍下了想把烟灰弹到说蠢话的后辈脸上的冲动,「兴欣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有那麽多前辈能挑,别学王大眼那个不良示范。还有,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刻意早点赶回来的?」

「……您不是说是沐橙前辈──」

「那麽烂的藉口,一帆你居然相信了我反而比较讶异。」叶修现在真的想把烟往对方脸上喷了:「昨天在QQ上对我说了那些话的人是谁啊?你不想听到哥的回答?」

「……当然想。」只是他以为对方已读不回就代表……

其实昨晚他只是一时冲动,再加上当时被包子灌得有些微醺,一想到隔天是什麽节日,便在脑子运转前先伸出了手敲了那远在老家的前辈的视窗。

而等到乔一帆将自己的心底话输入并送出时,他就酒醒了。

──那大概是他这一生最恨自己手速的时刻。

「所以我这就是想今天当面说。」发现自己没回应的意义和对方以为的完全不同,突然理解后辈嘴上的战斗力莫名上升的原因,兴欣顾问叹了口气:「……现在我回来了,哥会陪着你的。」

看着那双温润的双眸在瞬间亮起的光芒,叶修叼着菸,儘管对这状况仍感觉无奈又好笑,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前辈,您还醒着吗?』

『今天又被採访了,作为兴欣队长代表发言果然还是很紧张。』

『但是我会加油的』

『虽然不像前辈那时的实力,但我还是会努力带着兴欣朝冠军前进的』

『……前辈』

『明天是七夕,很想见到你』

 

 


_END_

====================================

 

我回来了!ヽ(✿゚▽゚)ノ 

但是这次是新短篇!ヽ(✿゚▽゚)ノ(被围殴致死

 

 

 


评论(1)
热度(34)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