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3)──全新烦恼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比试结束而鬆懈之后,紧接着袭来的便是原先被肾上腺素压下的疲倦感。

踏出训练场后才感觉有些头昏脑胀,乔一帆眨了眨眼,勉强打起精神将感知范围缩小、隔离掉现在的他无法继续应付的思绪,正想着是否该向叶修提出想先去休息的请求时,一隻臂膀却被旁边的人抓住了。

「你……」

令小嚮导有些意外地,抓住自己并以担心的眼神看过来的竟是态度一直非常冷漠、甚至精神世界也鲜少有激烈起伏的莫凡。

就连莫凡自己也不明白为什麽会突然这麽担心,而又是怎麽察觉对方的状况不太对劲的。只是等回过神来,他已经伸出手抓住那视线已往高阶嚮导看过去的小嚮导,自然得好似这一切只是再理所当然不过般。

「没事……只是有点累。」不好意思地露出苦笑,感觉到对方内心升起的歉意,乔一帆连忙又补上解释:「不是你的关係,是今天坐车坐太久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

就算对方说的可能不完全是真正的原因,但也令莫凡在此时意识到了自己其实并没有继续追问的理由。准确来说,他们其实才认识不到一小时,对于向来不与人有所交流的他,就算已承认了自己哨兵身分,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仍属于异常。然而本着某种毫无道理的在乎,莫凡竟有点想再说点什麽,做些连自己都觉得破坏角色设定的关心。

──如果他们之间的一对一谈话没有被打断的话。

「好!这下你小子就归我管了,我来把这裡的规矩跟你讲清楚!」

大嗓门的吆喝加上拍在肩上重得生疼的力道,让儘管被小嚮导调整过感管的莫凡仍皱了下眉头。而刻意来当电灯泡的魏琛彷彿没有察觉似地,迳自扣着人的肩膀强行转弯、就要往旁边带:「走走走,缠着人家小嚮导干什麽,难不成你是一架锺情了吗。」

「……」

还在疑惑自己行为的莫凡这下更没有继续对话的理由,只能一言不发地被年长的哨兵带离开现场。

被留在原地的乔一帆则看着离去的两人呆了半秒,这才反应过来前辈那句调侃的含意,困窘得不知该做何反应才好。

所以,这也是因为精神连结吗?

受过两年完整准哨兵教育的小嚮导陷入心情複杂的沉思。

 

 

某种意义上,那场比试让乔一帆和莫凡两人在兴欣塔中一战成名。

毕竟再怎麽样,嚮导与哨兵的天性摆那,能在物理上打赢哨兵的嚮导除了叶修那个超级大外挂之外还真没听说过。就算对方是个刚转化还未适应的菜鸟哨兵,要秒杀嚮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一般人理所当然都会这麽认为。而结局不但相反,过程甚至是哨兵毫无悬念地被嚮导完爆──别说是事后听人转述来的、就连亲眼看见的人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联盟第一嚮导这次带回来的小嚮导有秒杀哨兵的实力!』

这不知道该不该归在赞美的八卦就这麽在兴欣塔裡流传开来了,等乔一帆错愕地发现塔裡哨兵们看自己的眼神已不知不觉变成某种微妙的崇拜时,想澄清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那场比试他的确开了外挂没有错啊!

再加上来到兴欣塔后,乔一帆仍然依照以前在微草训练营的习惯,保持着准哨兵强度的每日训练。不仅增加了那传言的可信度,甚至使他的形象就这样变成了另类的武斗派嚮导,流言内容在哨兵之间是越传越夸张,也让乔一帆被同为嚮导的罗辑和安文逸调侃得哭笑不得。

虽然对于现在这嚮导身分,一直作为准哨兵生活至今的乔一帆仍在调整自己的心态,有时的确改不掉下意识的哨兵思维,但被人这麽形容还是挺心情複杂的,况且那也不是事实。

而另一方面,莫凡则是因输了那一场,起初饱受其他哨兵的嘲笑与捉弄。但因莫凡早就见识过更加夸张的霸凌了,非常熟练地摆出那波澜不惊雷打不动乾脆就不理你的性格,并在随后的哨兵日课裡直接用拳头与其他人对话后,最终是让那些无聊人士闭上了嘴。

论身体素质,莫凡的哨兵基础能力属中上水平,其中五感的极值甚至差点达到高阶等级,综合能力评比出来的分数相当不错。只可惜没有受过准哨兵教育,基础锻鍊必须从头开始学习,才有办法真正归入兴欣塔战力。

不过这一结果也令击败过莫凡的乔一帆更受到哨兵们的敬畏。

年轻的嚮导已经什麽都不想说。

如今他只庆幸自己和莫凡的精神连结并没有成为这奇妙八卦的素材之一──若真有「武斗派嚮导强上哨兵」之类的谣言出现,那才最令乔一帆百口莫辩。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两人也以连自己都讶异的速度迅速融入兴欣塔这团体中,就某方面而言,或许也该算托那一战之福。

除了在兴欣塔的生活适应良好外,乔一帆对于嚮导能力的操纵也学习得相当快,其过程几乎可以用一点就通来形容,没几个星期便已掌握了一般嚮导可能需好几个月才能习得的技巧,就连亲自指导的叶修都开了金口称赞。虽说因经验不足所以无法做到较细緻的操作,但需要时间累积的东西毕竟是强求不来的,纵使缺了也无损乔一帆的嚮导能力相当出类拔萃的事实。

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让乔一帆在来兴欣之前的种种担忧相较之下显得有些可笑,甚至令年轻的嚮导偶尔会忍不住地想,一开始这般顺利,是否都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很快地就会有麻烦的大事要发生了。

 

「啊,莫凡。」

叶修的魔鬼特训刚结束,三名年轻嚮导带着一脑子的浑沌正要去餐厅补充体力时,正巧在训练场门口撞见熟悉的纤瘦身影,令乔一帆立刻勾起温和的笑:「训练刚结束吗?」

莫凡一如往常地没有开口回答,只是转过头看着朝他搭话的小嚮导,点点头。

「那一起去吃午餐吧?」

「……」

年轻哨兵停顿了三秒,摇摇头、直接转身离开──彷彿是不想再给对方说话的时间般,丝毫不给小嚮导再接话的空隙。

自认为刚刚的邀约非常顺理成章毫不刻意,乔一帆站在原地看着黑髮哨兵离去的背影,转头以眼神向身旁的同伴求助,而后得到了两人以精神沟通传来的安慰与同情。

「……」

嗯,好吧。要说最近所有如奇蹟般顺遂的事情中,最不顺利到令乔一帆有点烦恼的,大概就是眼前这个状况了。

他的精神连结对象在跟自己保持距离,原因成谜。

 

 

 

_TBC_

====================================

 

……对不起各位,我回来了(土下座

除了对不起真不知道能说什麽,非常抱歉让各位久等了,请接受我诚心的道歉。

另外有关于这坑的其他消息发在另一篇公告裡了,裡面有这坑的确切补完时间和出本之类的其他资讯。若各位仍对这个长了草的坑有兴趣,希望能在那篇公告裡留个回复,真的非常感谢 (シ_ _)シ

並谢谢各位容忍我这奇葩的填坑速度、也谢谢你们喜欢这些电波奇怪的脑洞 (つд⊂)


评论(4)
热度(13)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