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4)──恋爱话题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对于哨兵与嚮导们而言,无论精神连结或肉体结合基本上都是瞒不住的,因此早在兴欣塔的两个新成员已精神连结的事实引起骚动与臆测之前,叶修便先下手为强,堂而皇之地昭告天下。

『因为意外发现这两个小年轻的相性好,就先让他们连结成搭档试试。』

隔天一早醒来就是被这样胡来的公告内容轰炸的小嚮导当下基本上是被吓醒的。

由于哨兵与嚮导的数量稀少,儘管已有精神力解析仪可预判孩子们的未来,但那仍只是将已出生的婴儿先分门别类罢了,目前仍无有效的办法控制哨兵嚮导的出生率;虽然就统计来看,哨兵嚮导的孩子会有更高的机率是哨兵嚮导,但一对哨兵嚮导夫妻仍可能生出普通的孩子、而世代皆为普通人的家庭也有机会突然出现拥有哨兵嚮导能力的人,只不过是机率高低问题而已。

然而在这样的条件下,各国政府仍然都宁愿将筹码压在那较大的机率上以保存战力,再加上就算不论增产报国问题、已结合的哨兵嚮导那明显一加一大于二的战力提升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为了这可能衍伸至国防问题的战斗力,哨兵嚮导的配对乃至婚姻都是受国家管控的,甚至有专门的机构处理,私下配对结合儘管罪不致死、也会受到相当严重的处分。

但前辈却无视那些条文法律直接把这件事情公告全塔。

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反正你们俩相性那麽好,就算婚介所在也是直接把你们凑成对,没什麽差别。」讲得好像经验很丰富的前辈,边吸菸边很淡定地这麽告诉小嚮导。

问题不在那裡啊前辈……

「条文规定,SG户政所若在塔中无行政人员,其职务由该塔塔长与两名管理部部长代理。」叶修咬着菸,冲乔一帆勾起有些狡猾的微笑。

「老闆娘和沐橙也同意了……所以现在我公告了,你们的关係就合法了。」

欸……?

虽然总觉得前辈的说法还是有某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又似乎相当合情合理,一时之间仍想不出还有什麽盲点,于是小嚮导只沉默地思考了几分钟,便被说服了。

──若其他哪个有点常识的嚮导在场,一定会当场吐槽这根本是骗婚的节奏。再不就是将天真无邪的小嚮导拉到一旁苦口婆心耳提面命一番,提醒他面对这本身就是外挂的联盟第一嚮导时,对方的任何提议都要三思三思再三思。

儘管叶修是认真诚恳地想帮后辈解决问题,但重点就在于,他的解决问题方式并不是任何人都用得来的,通常只有他自己这个超常存在才能这麽做。

好好一个冰晶玉洁清纯可爱的年轻嚮导是能这样糟蹋的吗。好歹SG户政所在给哨兵嚮导捉对的过程可是很严谨的,除了测试双方相性的契合度,还要根据品行个性、家世官阶、战果军功等等方面做评估,并在过程受监视的环境下安排两人的会面与接触,直到双方皆同意了这搭档配对才算成功。如此繁琐的过程、主要偏袒嚮导的预防措施,皆是为避免那哨兵嚮导之间的天性产生意外,且针对嚮导天性相对弱势所提供的保护。

但很可惜现场并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战斗力比哨兵还强的全联盟第一嚮导、和几天前还是准哨兵的新人嚮导,因此两人都没有发现哪裡有问题,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这之后,乔一帆便直接被来到新环境有了新身分而伴随而来的大批事务淹没,不仅没来得及和他那刚确定关係的搭档有过深谈、甚至没办法确认对方对于搭档一事的看法。由于莫凡一直是做为普通人生存至今,小嚮导猜测对方一定有很多细节搞不懂状况,而他也不觉得其他哨兵会特地为了这种小困惑去多废唇舌,再加上那闷葫芦般的态度,八成也是绝对不会主动开口问人的。这种时候,乔一帆认为察觉对方的疑惑、协助对方解决问题应该也算是他身为搭档的责任之一,但他们彼此却又都忙得没有时间接触,于是这一拖便是几个星期过去了。

而等到双方都差不多适应了新环境与新身分,终于有办法尽到搭档责任的时候,小嚮导却发现他的哨兵在躲着自己。

不仅是行为上的敬而远之,年轻哨兵甚至对自己的搭档筑起了精神障壁,明白表达出不愿让对方接触自己精神世界的意思──这才是真正最打击乔一帆的事情。

儘管对于如今的乔一帆而言,要突破哨兵等级的精神障壁已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令小嚮导感到挫折且错愕的并不是精神障壁本身,而是自己的搭档对自己筑起了精神障壁这一行为。

是自己在这段时间裡做错什麽了吗……

又或者是莫凡终于搞懂哨兵、嚮导、精神连结这些事情后,开始怪罪造成那个「意外」的自己了?

乔一帆想了很多种猜测,但因他们连结方式的特殊性,以至于无法用常理来推测可能的原因,再加上始终无法与对方有完整的对话与交流,因而一直得不到真正的解答。

「一帆,要不要试着突破他的精神障壁试试?毕竟你光是自己猜半天也得不到答案。」安文逸看向叹着气连饭都无法好好吃的好友,试着提议。对于已精神连结的搭档而言,筑起精神障壁其实能算是多此一举的,根本起不了什麽实质作用,因此他不认为这对于身旁的同伴而言是个障碍。

「但那样很失礼……」当然不是没有想过如此简单粗暴的方法,但既然莫凡都已经以这种行为宣告不愿被小嚮导触碰内心,乔一帆认为强行突破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反而更会惹对方生气。

 「或者找人去问问……呃算了,当我没说。」本想提议用普通的方式旁敲侧击打听状况的罗辑,话才刚说出口便自己否决了,只因他们在讨论的对象根本不适用这个方法。

莫凡的性格,在两三个月的相处下来他们也有个大致的了解,基本上就是「不与人交流」。除了搭档乔一帆和哨兵管理部长苏沐橙向他搭话时会给点反应之外,平常别说是吐出几个字了、他可能连点头摇头的回应都没有,最多是用那双没什麽情绪的眼睛盯对方、表示听见了。

对于这样的莫凡,还真找不到哪个能帮忙打听状况的人,搞不好到头来还是乔一帆对莫凡的了解比较多也说不定。

 话又说回来,已搭档的哨兵嚮导因为沟通出问题而需要求助他人这件事本身似乎就挺滑稽的,更别提想求帮助的竟是理应在精神方面做支柱的嚮导──毕竟这世上是不会有人比嚮导更瞭解自己的哨兵的,这几乎可说是通则。

就算莫凡採取了保持距离的态度,然而依那交际方式,搞不好全兴欣塔最瞭解他的人依然是他的嚮导……

罗辑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麽重点,也查觉两名好友似乎发现他的思考而很默契地并没有打断他。然而当智囊派的某人正打算继续往深入想时,却还是有天外飞来一人打破这三人之间表面的沉默。

「哎哎,你们三个小伙子凑在这裡鬼鬼祟祟地说啥呢!恋爱的话题吗?让大哥哥我也参一脚吧!」

「……方锐前辈!」

笑嘻嘻地端着餐盘站在桌旁的男人,正是叶修一个月前从呼啸塔挖角来的嚮导。因兴欣塔内嚮导人数不多、再加上方锐那自来熟的个性,很快地就和几个小年轻嚮导打成一片,乔一帆等人都对这偶尔会胡闹的前辈挺有好感、也带有一种不同于对叶修的尊敬。

而对方眼中这闪着狡狤光芒的模样,显然就是不正经地打算胡闹的前兆。

「有恋爱烦恼怎麽能不找前辈商量呢,经验丰富的前辈肯定能给你们更多好建议的啊!来,有什麽问题,跟前辈说说。」

自顾自地放下餐盘坐到罗辑身旁的空位,方锐露出自认相当和蔼可亲的微笑,环视了三名后辈、最后将视线停在对面的乔一帆身上。

「呃……前辈,并不是恋爱烦恼……」

但方锐搧搧手就打断了小嚮导针对形容词的薄弱抗议,「都一样,搭档话题跟恋爱话题哪有什麽差,就你们这些小伙子脸皮薄纠结那点名词,讨论的还不都是同个人同件事吗。」

「……前辈……」乔一帆被说得困窘,罗辑和安文逸则是哭笑不得。

 

 

 

_TBC_

====================================

 

您的心理谘询师方锐上线了!(什麽东西


评论
热度(14)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