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6)──柳暗花明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为了给当事人一点心理准备,陈果在将公文正式公告全塔之前,先将乔一帆与莫凡两人叫到了塔长室,以较隐私而温和的方式告知了他们。

然而陈果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看见小嚮导瞬间刷白的脸色,兴欣塔塔长觉得自己的心都揪了起来。

「……谢谢陈姐愿意先告诉我,那、如果没别的吩咐,我就先回去了……」

「小乔──」

「我没关係的陈姐,谢谢,先让我回去吧。」语毕,乔一帆很迅速地行了个礼,在陈果犹豫着要不要再说些什麽之前转身离开。

不过乔一帆没注意到的是,在陈果的视线中,同时间一起行礼离开的人有两个。

与几个月前相似的情景,小嚮导的手臂再次无预警地被身后的某人抓住了。

「……你还好吗?」

 

 

除兴欣塔成员以及部分知内情的高层外,此公告一出,立刻引起了联盟内外相当大的议论、与针对乔一帆及其双亲的批判。儘管有些较为理智的人,在综合了乔一帆的家世与联盟的态度等蛛丝马迹后,对于公告内容有些半信半疑,但大部分人类都是盲目的,尤其是对实际情况一知半解那些人来说,随便一个谣言听起来都比真实更可信,更何况是由联盟官方发出的公告,那样的信任已经是种习惯。

因此,在兴欣塔从上到下齐心保持缄默态度的影响下,在那些纷纷扰扰的讨论与批评,开始逐渐以微草塔哨兵部为八卦发源中心,其内部成员自己的讨论更是最为热烈,已经远远超过茶馀饭后话题的程度。

「怪不得那傢伙术科总是垫底,原来就是因为是个嚮导啊。」

「欸欸,你说,乔一帆自己知不知道啊?」

「拜託,他受检验时只是个小婴儿,哪会知道父母干了什麽好事。」

「这可难说,也许他爸妈后来告诉他了啊,想想他当年学科那样用功,八成就是知道自己要走的路了才──」

「一帆一直都很认真,不要胡说八道。」

身旁冷不防传来的冰冷话语突入几名哨兵之间热烈的讨论,惊得他们反射性转头,便看见微草塔的明日之星端起了还没吃完的午餐往外走去。

 

原来如此,所以一帆那时候才……

 

他明明,是那麽期待成为一个哨兵……

 

 

「……真难得,你又主动跟我说话了。」望着几个月前看过的担忧眼神,乔一帆依然同那时一样,挤出微笑回应:「谢谢你,我真的没事……」

但这次不同的是,走廊上没有人会来介入对话。

「我感觉得到,你──」

「……对不起,我的情绪影响到你了。」

「……」被对方的道歉弄得一愣,莫凡瞬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而没有馀力判断年轻哨兵的沉默所代表的意思,小嚮导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莫凡,如果我们的精神连结让你觉得困扰的话,我可以切断连结、解除搭档关係,那个……」

「等一下!」不明白本来只是单纯的关心、话题却怎麽偏到了这裡,莫凡一头雾水又焦急地打断了小嚮导的话语:「为什麽?」

「……因为,莫凡你不是觉得困扰了吗?」眨眨眼,乔一帆也因对方难得一见的激动而愣得忘了原本的心情低落,「精神连结会让我感知到你在想什麽、我们的情绪也会影响彼此……你对我建了精神障壁不就是因为对这些感到困扰吗?」

「……!」听了小嚮导的询问,只见莫凡露出了难以形容的表情,大概是已经不知道该怎麽控制脸部肌肉才好,然而大惊失色的情绪则穿透了精神障壁、直接冲撞着乔一帆的思绪。

「……没关係的,这个连结本来就只是意外,现在我已经有能力切断它了,这样就──」

「不、不是,你误会了。」再次打断对方的安抚,年轻哨兵沉默着焦虑了几秒钟,不知是想不出该怎麽解释、又或者是嫌解释麻烦,最终只「啧」了一声。

然后撤掉了那层比纸窗还薄的精神障壁。

莫凡的精神障壁消失的瞬间,乔一帆第一个意识到的不是哨兵那与表情相反、高潮迭起的思绪,也不是扑鼻而来、那不甚熟悉却有点怀念的青草气息──而是在他眨眼瞬间、突然从莫凡肩膀探出头来的黑色小东西。

一隻臭鼬攀在年轻哨兵的背上,睁着黑亮亮的小眼睛,朝小嚮导的方向嗅了嗅。随后便像是认出了对方是谁似的,很兴奋地快速爬到了主人肩上,就要往对面跳。

莫凡眼明手快地一巴掌按住牠。

『……除了精神障壁,我不知道该怎麽阻止牠出现。』

对方透过精神连结传来的这句解释,加上乔一帆在年轻哨兵的众多思绪中捕捉并分析到的某部分情绪,令小嚮导恍然大悟他们都误会了什麽。

那隻臭鼬显然是莫凡的精神嚮导,而一个哨兵会无法控制自己精神嚮导的行为,则只代表着一件事。

儘管这只是哨兵的天性使然、并不能完全反映哨兵其馀更深入的感情,但对于刚与对方成为搭档的小嚮导而言,这就够了。

莫凡对小嚮导抱持着的并不是排斥的情绪,反而是完全相反的亲近,这点也透过其精神嚮导的行为反映了出来。然而或许是莫凡从未有过这种感情,因而不知所措了起来,也不知该怎麽处置这样的情感,最后选择了近乎逃避现实般地放置不理、并建起精神障壁防止这样的思绪干扰到自己的搭档──就如同他用这种方式直接阻断了精神嚮导的出现。

精神嚮导反映着其主人的内心,而该名哨兵或嚮导对待精神嚮导的方式、则呈现出他对待自己心灵世界的态度。

虽然莫凡自己没有意识到这点、也没有提及建起精神障壁的另一个原因,但是这些并难不倒身为嚮导的乔一帆。

不过小嚮导也没有说破。

身为搭档、身为嚮导,在莫凡撤了精神障壁后的现在,乔一帆很清楚自己的哨兵对于精神连结与搭档的态度。他可以知晓、可以探看、可以触碰──但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想知道小嚮导到底发现了什麽,因此乔一帆保持沉默。

反正,他自己明白就够了。

这名哨兵,确实是需要他的。

 

 

 

_TBC_

====================================

 

撒了一点点糖。:.゚ヽ(*´∀`)ノ゚.:。


评论
热度(17)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