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19)──特别训练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由于搭档能发挥最大效率的通常是双人任务,而团队任务的状况比较複杂、分配时也常常出现搭档两人被拆散的情形,再加上哨兵与嚮导在团队中负责的项目通常都不同、需要学习的东西也就不一样,因而见习是也总是拆开各自训练的。这也是为了更接近真正任务时的情境,好让新人能更快衔接上正式任务。

况且很少有哨兵嚮导会在新人时期就确定搭档关係,像莫凡这样因未受过准哨兵训练、而在团队合作方面撞上瓶颈的哨兵更是几十年没出现过了,因此他们一时都没有想到要让嚮导加入队伍、协助哨兵配合团队的方法。

一听见苏沐橙的提议,叶修就像被突破了什麽盲点似地瞠大了眼睛。

过去尚未有精神力解析仪出现时,哨兵与嚮导在训练时期互相协助的情景还是时常出现的,毕竟当时的哨兵嚮导都没有对于转化的心理准备,更需要搭档彼此之间的互相扶持。而莫凡的状况与过去的哨兵比较相似,这方法确实比继续用现在的训练方式更可行,还有可能是最有效的。

「真有你的!」抛下一句称赞,联盟第一嚮导便风风火火地冲出哨兵部长室,准备将提案化为现实,留下美人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噙着笑目送某嚮导几乎产生残影的离开。

不过这训练可不能只是将两人安排在同一个任务见习这麽简单。叶修将几十年前的训练资料翻出来研究了好几天,同时针对莫凡的性格、兴欣目前所拥有的资源、乔一帆的能力等等现状做评估,又推敲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拟好了方案。

与陈果及苏沐橙讨论并确定方案的可行性后,行事比表面看起来还慎重许多的联盟第一嚮导才将两个当事人找来自己的办公室。

「──也就是说,让我协助莫凡配合团队合作吗?」听完叶修的说明,乔一帆慎重地确认着。

「没错。」点点头,叶修并没有迴避也在场的莫凡,对乔一帆表示歉意:「我知道这对你而言可能是额外的负担……但这种事情还是由搭档来做最有效,所以只能交给你了,一帆。」儘管理论上而言只要是嚮导都能掌握哨兵的思考,但这种有点涉及隐私的事项,还是由搭档处理比较适合。

「不会,这也是搭档该做的,前辈别这麽说。」乔一帆连忙慌张地摇头,而后像是在考虑着什麽而沉默了几秒,有些小心翼翼地再度开口:「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

「……可以和莫凡两人一组行动吗?」

「哦、上前锋吗?」

「是的……」

看着小嚮导那彷彿做错了什麽事情的畏缩表情,叶修忍不住好笑地拍了拍对方的头。

「有什麽不可以呢,我会替你们安排的──别让你们的塔长知道就行了。」

 

 

然而这样的训练方式并没有如预期中的速度看出成效……甚至有点呈现了反效果。

因为乔一帆的存在,莫凡为了自己的嚮导而擅自行动的次数反而更加频繁,许多时候不仅不理会指挥的命令,甚至连乔一帆的劝阻都无效。

多次任务都是强行削弱哨兵的视觉才阻止了对方的暴冲,乔一帆感知着莫凡焦躁的情绪,连自己都开始觉得焦虑了起来。

他感知得到哨兵的所有思绪,所以他是知道莫凡状况每况愈下的原因的。

莫凡为自己给嚮导增加了额外的事务这个事实感到愧疚,因而变得更加急躁,努力地想替乔一帆做些什麽,但却没注意到这是往错误的方向。

怎麽说呢。就某方面而言,莫凡的确在「队友」这件事情上有明显进步的认知了,不过是只针对乔一帆一个人。

「前辈,真抱歉,我帮了倒忙……」

「下命令的是我,你道什麽歉呢,小乔。」看着温厚到连这种事都归咎于自己的小后辈,叶修忍不住失笑,拍拍对方的脑袋,「至少有你在能即时阻止莫凡不是吗?好了,别沮丧了,下个见习还要拜託你呢。」

「是……呃?下、下个见习?」慢了几拍才反应过来叶修下了什麽指示,乔一帆错愕地抬头,「和莫凡的见习、还要继续吗?」

「是啊。怎麽,你开始嫌累了?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囉。」叶修一脸「你上了贼船就休想跳海」的得逞表情。

「不、不是那样的……」只是都变成这种状况了……

望着年长的嚮导那看不出在打什麽主意的微笑,乔一帆也说不出是否换个嚮导来会比较好之类的想法,只能略为犹豫地接受前辈这项安排。

「前辈,或者我回到后方比较好?这样莫凡也比较不会被我的状况影响……」毕竟一开始会以这样的位置见习也是因为他的要求,乔一帆猜想或许是这个部分打乱了前辈本来规划的训练模式也说不定。

「说什麽呢,我就是要让你影响他啊。好了,这是长官的命令,下次见习还是照一样的方式来,莫凡就交给你了。」

「……是。」

 

另一方面,莫凡本人也清楚自己最近的状况可以说是一塌煳涂,也明白他的努力不仅没能达到想要的结果、甚至还开始让自己的嚮导为难。因此在接到下次见习的通知、并得知队伍位置的分配一如往常时,向来沉默寡言又不与人交流的年轻哨兵,这次居然主动去找叶修了。

「……」

「……我说啊,你有什麽事,不说出来我也是不会知道的,我是个嚮导,但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虫。」感知得到对方正在为要不要开口做内心挣扎,叶修不禁有点无奈。

「……该怎麽做?」似乎被这样一催促后反而打破了某种心理障碍,莫凡终于停止了纠结、开了金口──只不过话语内容实在简单扼要得过头,不仅只有一个问句,甚至连句中的主词都没有,让人是一头雾水。

然而叶修竟奇迹似地没有解读障碍,眼睛甚至只盯着自己的打火机,连头都没抬起来便给了对方答案:「做判断与行动前顾及一下週遭……看看一帆怎麽做吧,我可是已经把不错的范本放在你身边了啊。」

「……」

这短暂且近似打哑谜的对话就这麽在莫凡的沉默之下告终。叶修看着对方依规矩行礼离开、身影消失在门后,才终于掏出根菸,心情複杂地叹口气。

对于结果,他还是有点忐忑,毕竟这种训练他也是第一次进行,成效如何叶修自己也没多少把握。

但至少,有一个进步已经迈出去了。

莫凡愿意学习,这应该是代表他已经放开一点固执己见的好兆头吧。

 

 

 

_TBC_

====================================

 

本篇为过渡章节,请期待下篇两人的重大突破!(老王卖瓜


评论(4)
热度(13)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