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24)──重遇故人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因为距离总部最近,微草塔的代表历年都是掐着点到达总部的,等王杰希一行人进了晚会会场,各塔代表早已都在裡头,哨兵与嚮导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的只顾着和自己塔裡的伙伴加深感情、有的则是跑去别的塔那儿串门子去了,说话的声音此起彼落、一刻都不得安宁。

新年大会前一晚的晚会,本来就只是给各塔代表接风洗尘的招待聚会,因此不同较于正式的大会,并没有联盟的高层出席,与会人员还是比较放鬆的,也没有那麽多顾忌,要不是还记得这裡是联盟总部,大概早就闹开了。

刚踏入会场,高英杰的精神嚮导、一隻纯白的雪貂就不由自主地出现在他的肩上,圆滚滚的眼睛望了眼自己的主人,便探头在半空中嗅了好一会儿,这才转回朝高英杰轻轻叫了一声。

而以很快的速度往会场之中来回寻找着的高英杰也意识到了。

一帆不在这裡……他、没有来吗?

「呦,大眼,你们今年还是这麽准时啊。」

就在沮丧的情绪逐渐由心底升起、包围微草塔的年轻哨兵时,一声慵懒的招呼正巧自他们身后的门口处传来。

 

 

待时间差不多了,才在各自的房间换上军礼服,并与兴欣的众人在约定好的交谊厅会合时,乔一帆已经重新收拾好心情,不再是紧张得差点连自己都不认识的状态。叶修先前的那番话语是一剂强心针,而穿上了这套自己从未想过会这麽早穿上的军礼服,则是让他真正理解到自己确实能站在这裡的定心丸。这套衣服所象徵的认同与承认,不只来自自己的前辈与上司,更来自塔内的伙伴、来自整个SG联盟。

他是兴欣的嚮导。

踏踏实实地认知到这个事实,反而让年轻嚮导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他还是紧张的,但并不慌乱,而是转化成一种带着兴奋的蓄势待发。

搞不好是被唐姐传染了也说不定。

感知到不只是唐柔、连莫凡都涌起了差不多的情绪时,乔一帆忍不住笑了。

──直到他在接近会场时,感受到了一股他只感知过一次便记忆犹新、熟悉又陌生的温柔思绪,乔一帆的情绪才又出现了变化。

「……英杰?」

 

儘管早在叶修说各塔今年应该都会派年轻一代作为代表时,乔一帆就有预期到自己的好友有很大的机率会出席,但他实在没想过再相会的方式竟然这麽突然、令人毫无心理准备。

「一帆!」

就算不透过感知,他也能从对方那一望见他便瞬间亮起的双眸中感受到好友的欣喜,那彷彿从云后透出阳光的情绪实在是太过耀眼,令年轻嚮导完全反应不过来该说些什麽当开场白,更在意识到之前、对方便已扑进了他怀中。

「……」

除了相拥的两个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旁的某个年轻哨兵瞬间僵了一下。

而乔一帆直到花爬上了自己的头顶、和对面的白色小傢伙互瞪时,才反应过来现在这样好像不太妥当。

「……英杰,好久不见了。」稍微对好友施加点暗示让对方无意识地放鬆力道,乔一帆巧妙地脱离对方的怀抱,握着高英杰的双手,「真高兴能再见到你,我……」然而年轻嚮导突然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这段时间裡,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无论是自己、或是对方……到底该从何说起呢?

再加上、联盟的那份公告……高英杰不知道他转化的真相,儘管目前他感受到的仍是朝自己投来的大把正面情绪,但谁知道对方对于那件事又是做何感想呢?

乔一帆早有觉悟,那份谎言会让自己踏入这场大会时引发不少猜测与议论,但他实在没把握若眼前的好友也做出相同的行为时,自己能不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乔一帆这瞬间的纠结,身为哨兵的高英杰当然不会察觉的:「我也是!见到你真高兴,一帆。我好想你──」

「啧啧,大眼,你们不带这样的吧,一来就想把我们兴欣的嚮导拐跑啊?」

「……在我看来,是你们拐了微草的明日之星才对。」突然被扣上了奇怪的罪名,王杰希却一点都没有动摇,很平淡而流畅地顶了回去,还顺便帮自己家的哨兵载高帽子:「而且不懂得主动追求嚮导的哨兵不会是好哨兵。」言下之意就是眼前高英杰的行为是经过身为部长的他默许的。

「不懂得适时交出主动权的哨兵才不会是好哨兵。」叶修也照样造句得相当迅速。

「这方面我们永远达不成共识,还是停止吧。」

两位部长略嫌幼稚的拌嘴,恰到好处地提醒了高英杰方才的行为有些失态,令微草的年轻哨兵不禁微红了脸。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更率直地望向那如今已是位嚮导的好友,反过来握住了对方的手。

「一帆……那个、自从知道你是个嚮导之后我就一直在想……

「──你能、做我的嚮导吗?」

「……欸?」

「……」

「……王大眼,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不要脸了。」

「还没你厉害,好说。」

「欸、等等、等一下,英杰。」儘管有预想过好友可能对自己产生的排斥、却没有料到对方竟是提出了这样完全相反的请求,乔一帆一下子被吓得有点呆。反射性地透过精神连结安抚莫凡并拜託他别当场发作后,年轻嚮导半恍惚地将肩上的花抓至怀裡摸了摸,才终于感觉到自己脑中的结通畅了点,「英杰……你是因为看过那份公告才会这麽说的吧?但是……为什麽?」

「……我一直都看着一帆,所以虽然不确定那份公告和那些谣言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我知道一帆因此受到多大伤害。」可能是没想到好友竟会如此反问,高英杰露出苦笑:「一帆你感觉得到我的想法吧,怎麽会这麽问我呢?」

他当然感知得到。

高英杰打从提出邀请后便对他撤了表层的精神障蔽,因此乔一帆对于好友在这件事上所抱持的想法一清二楚。

他的好友非常瞭解自己当初对于成为一个哨兵的嚮往,因此也最明白转化成嚮导的打击对乔一帆而言有多大。对于承受着这样伤害的好友,儘管只是想像着,高英杰便感到焦急且心疼,他不希望对方继续独自担着那些伤害。

想要保护那个人。

想要替他挡去伤害。

想要跟那个人在一起。

想要实现那个并肩战斗的梦想。

想要成为他的搭档、他的哨兵。

想要……我喜欢他。

就连高英杰自己也说不清这些心情是在这段时间受思念与担心催化而生的,或者根本是早就埋藏在心底、只是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然而,那些原因也早已不重要。

他想要对方成为他的嚮导。他只要确定这个就够了。

然而乔一帆却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好友竟会产生这些想法,直到如今感知着对方的思绪,他才意外自己竟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

的确,他的好友一直都是如此温柔、一直都是如此为他着想,再加上那个他们曾经一起仰望过的梦想,对方会产生这样的结论其实并不能算是出乎意料。

但乔一帆不仅从未有过类似的想法,甚至在听见对方提出这样的提议、感知到那些一如往常温柔的思绪时,他也未曾有一丁点认同。

他们的想法没有交集了……究竟是因为自己改变了、还是对方改变了,或者是他们彼此都变了?

「……我瞭解了,谢谢你,英杰。」

「一帆……」

「但是,对不起,我不会答应。」

「欸?为什麽、一帆──」

「英杰,我有搭档了。」乔一帆勾起抱歉的微笑,放手让心情终于变好了的花爬上自己的肩膀。

「咦?」

错愕地眨眨眼,高英杰看着那隻自己一直以为是好友精神嚮导的臭鼬,见牠那副针对自己面露不善的模样,才恍然大悟他误会了什麽。

可能、不是他太迟钝而误会,只是他不愿往那方面猜想。

全凭直觉,微草的年轻哨兵准确无误地望向了好友身后那面无表情的年轻哨兵,对上了那以漆黑的表象强行压抑着激动情绪的视线,四目相接。

 

 

 

_TBC_

====================================

 

姊姊我最喜欢修罗场惹!!!┌(┌^o^)┐ (到底

是说我写到这才发现莫凡和高英杰两人的精神嚮导刚好是一黑一白,真的不是故意的(つд⊂)


评论(6)
热度(15)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