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25)──我的哨兵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SG联盟规定的军礼服样式,哨兵为黑色的短版西装、嚮导则为白色的长版西装,且各区皆有各自固定的设计。然而为了礼遇已搭档的哨兵嚮导,联盟特别允许每对搭档在军礼服做相同的修改,算是奖励他们的配对成功、也是迎合哨兵嚮导天性让他们宣示主权的方式。

而经过精神连结的短暂沟通后,乔一帆与莫凡几乎是瞬间就达成了修改的共识。

直到正眼看向那名从未出声的年轻哨兵,高英杰才发现对方的军礼服虽然是黑色的、但却是与嚮导军礼服相同版式的长西装。而仍然对自己温柔地笑着的嚮导好友,身上穿着的白色军礼服则是哨兵的短版式。

不得不说,这样的修改其实非常适合他们。在这几个月裡,正在生长期的乔一帆已经长得跟莫凡差不多高了,身材也成长为更加漂亮的比例,再加上那谦和却精明的气质,较为干练的短式西装更是衬得他整个人英气非凡;而莫凡那在哨兵中偏纤瘦的体型纵使受这段时间的训练依旧没有多大改变,相较于略显单薄的短式西装,长版西装反而更为稳重,配合那孤僻到几乎生人勿近的表现,原来的不近人情便突然变得霸气了起来。

儘管两名小年轻之所以会这麽决定的理由,只是乔一帆不喜欢长西装的累赘、而莫凡觉得布料多一点比较有安全感,并没有想那麽多,但这特殊的决定确实使人眼睛一亮。

且高英杰也因此稍微理解了乔一帆拒绝自己的理由。

身为一个哨兵,他扪心自问,自己是不会接受这种修改的。

──所以他不会成为乔一帆想要的哨兵。

「原来如此……」高英杰忍不住喃喃自语。

感知到了好友的思绪,在意外对方竟因此解读到了这麽多自己都没意识的事情同时,乔一帆也不禁稍微鬆了口气,精神力温柔地探向了对方的精神领域,给予一个恰到好处的轻巧安抚后,他透过精神连结示意莫凡往前站到自己身边,轻轻地做了个深呼吸。

「──英杰,他叫做莫凡,是我的哨兵。」

 

 

本来只是接风洗尘的普通招待晚会,却因为一场小年轻们的修罗场,变得有趣了起来──这是那天晚上所有晚会参与人的感想,当然、是除了当事人之外。

由于哨兵们强大的听力、及嚮导们特殊的感知能力,儘管乔一帆与高英杰的对话全是发生在会场外,场内的哨兵嚮导们仍都一字不漏地观赏完毕,而为普通人的塔长们也都在下属的直播转述中完整得知了来龙去脉。因此当兴欣与微草代表终于踏入会场时,全场立刻不自然地安静了下来,而后在几个小年轻感受到大把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的刹那,那些目光又突然很有默契地一同移开,场内再度恢復了原来的嘈杂,彷彿他们感受到的那瞬间只是个错觉。

不过那当然不是错觉。仍感知得到在场人们的表层思绪,乔一帆知道那些人还在谈论着他们──尤其是、身上本来就充满话题的他。

部份高层是知道他和莫凡转化的真相的,因此只对于他们两人竟成了搭档充满讶异、并揣测着兴欣派他们作为代表的用意,而那些只能透过公告与谣言来推测事实的,则是毫不掩饰地朝年轻嚮导投来了猜疑。儘管大部份有一定地位的哨兵嚮导都对联盟的行事方式有深刻瞭解,因而对那份公告的真实性抱持怀疑的态度,但乔一帆由准哨兵转化成了嚮导也是事实,在无法得知真相的情形下,他们也不免多作联想。

就算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实际直面地接收那些思绪,还是令年轻嚮导不由自主僵硬了起来。

「……」

就在此时,另一隻戴着手套的温暖掌心、握住了他的。

乔一帆反射性地抬头。他的哨兵还是一如往常地不言不语也没表情,甚至连眼神或精神沟通都懒得(?)传达点讯息给自己,好像就只是待在那儿、并没有其他特别的用意。但年轻嚮导还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在这裡,就待在这裡。

原来,这麽简单的一件事,竟可以让人如此安心。

同时感知到其他人此时才慢几拍发现他们两人军礼服的特殊修改,因而引起另一波不同的惊讶与议论,一个晚上情绪就经历多次变化的乔一帆,这时反而有些想笑的冲动。

他好像可以理解自家嚮导管理部长对于今年新年大会如此期待的原因了。

感知到一大群优秀哨兵嚮导们错愕意外的情绪,确实挺有趣的。

 

 

「哎呀,年轻人开窍得挺快啊。」感知到乔一帆的情绪变化,叶修在放下心的同时,也有些欣慰与感叹。

「真不愧是我们兴欣的嚮导,就是有资质!」方锐非常满意。

「有什麽资质?不要脸还是猥琐?叶修你们别带坏了联盟的未来与希望行不!」本想来套一点小年轻的八卦,却马上接收到了猥琐二人组志得意满的思绪,张佳乐忍不住吐嘈。

「把他们养得和我一样怎麽能说是带坏呢?我可是联盟第一嚮导呢。」

「呸呸呸,自己说不害臊啊。」

「比你自己说四亚嚮导好一点。」

张佳乐放弃对话,直接给了叶修两根中指。

「把他们养得和我一样怎麽能说是带坏呢?是吧老林。」早就感知到老搭档的接近,方锐很迅速地複製贴上。

而林敬言还没开口接话,张佳乐便急躁地先插嘴了:「老林你可不能倒戈!」

「说什麽呢,老林站哪边还不知道呢,哪能说是倒戈,这说法也太不公道了。」叶修很不谅解似地摇摇头。

「就是就是。」方锐很坚决维护自己哨兵的位置。

「咳,我只是想说,」终于找到时机说话,林敬言慢条斯理地把刚擦乾淨的眼镜戴回去,「如果要养几个像方锐这样的嚮导,劝你们最好也要准备几个像我一样的哨兵才行。」有着斯文气质的哨兵微笑。

「……」

叶修和张佳乐一齐转头看向另一位嚮导。

而兴欣的猥琐大师当机了。

「啊,对了,我来是有些话想跟方锐说的。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那我们就先失陪了。」还是笑着,已有些年纪的哨兵就这麽顺理成章地将自己的嚮导带离开现场。

「……」

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这时的叶修和张佳乐突然变得有默契了起来。

「「……该烧啊这是。」」

对单身狗放闪,太不人道。

 

 

 

_TBC_

====================================

 

这是宣示主权的一回(各种意味


评论(9)
热度(17)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