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26)──突发状况

◎未完待续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你好啊,你是兴欣的乔一帆对吧?我是雷霆的戴妍琦。哎呀终于有年纪差不多的嚮导了呀,我还在想来这裡的年轻人都是哨兵该怎麽办呢,太好了,我们来聊天吧!」

「欸?啊、你好……」

「妍琦,注意素质!」一名年纪和苏沐橙差不多的男性哨兵走过来按住了嚮导女孩的肩膀。

「明明是部长自己说可以在晚会上多多跟别人交流的啊……」

「但也没叫你忘掉女孩子的矜持啊。」

「我有记得嚮导的矜持不就行了嘛。」

「……」

经由感知判断出眼前这两人儘管尚未连结、却存在着奇妙的火花,乔一帆赶紧在两人斗嘴转变成吵架之前有礼地告辞。

虽然花还在自己肩上,但莫凡却不知道什麽时候跑得不见人影了……就算透过感知确认对方还在会场裡、所接收到的情绪也依然平静,然而有鑑于自己哨兵那拒绝与人交流的个性,乔一帆还是觉得没见到人就无法放心。

毕竟莫凡其实挺表裡如一的,情绪反应也和外在表情一样不明显,有时碰上严重状况时也不一定会起很大波澜……因为他本人并不认为那是强忍,而是真的不在乎。

这种几乎什麽也不在意的冷淡反而更令人担心。

由于会场中几乎全是较高阶的哨兵嚮导,各自精神障壁的架设自然也都相当严实,流露在外的思绪较少,因此对于年轻嚮导感知的压力反而没有平时在兴欣塔中的大。就算有些刻意朝自己投来的轻巧试探、免不了干扰到他的心神,在这种环境中乔一帆理应仍能更快找到他的哨兵才对。然而不知怎麽地,他透过精神连结朝对方探过去的感知却寻不着准确的方位,彷彿对方的精神图景像是一幅被打了马赛克的画作、朦胧而捉摸不定。

探了一段时间后乔一帆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并没有掩饰精神力探询的动作,莫凡应该会察觉搭档正在找自己的。但年轻哨兵并没有任何动作,不仅没有透过精神连结传来的回应,甚至连精神波动都没有任何起伏,完全半点反应都没有。

正常活人的思绪不可能平静到如此地步的……难道说,莫凡又对他架设了精神障壁?

由于花并没有消失、这次感知到的感觉也与之前的精神障壁不同,因此乔一帆刚开始并没有想到搭档架设了精神障壁的可能性,况且对方也实在没有在此时此刻做这种事的理由。

但当年轻嚮导进一步朝搭档的精神领域释放精神力、却触碰到一面宛如毛玻璃般的障碍时,他几乎能百分之百确定那是精神障壁没错了。

比起又一次被搭档架设精神障壁的打击、更担心莫凡是不是遇到什麽状况的乔一帆不禁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正蹭他脖子蹭得很欢快的臭鼬:「花,莫凡怎麽了?」

然而向来很机灵的花此时却好像没听懂年轻嚮导说了什麽,听着声音抬头看向主人的搭档,圆滚滚的黑眼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半晌还伸出舌头亲暱地舔了乔一帆一下。

虽然年轻嚮导向来都不介意被搭档的精神嚮导如此亲近,但以莫凡的个性,应是不会让自己的精神嚮导如此「放肆」的,也就是说现在花的行为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是没有馀力、或是没有察觉,都代表哨兵可能陷入了某种自顾不暇的状况。

乔一帆的心沉了下来。

「花,你现在还能找得到莫凡吗?」

臭鼬的小眼睛又眨了几下,而后歪着头,竟靠在乔一帆的脸旁边打起了瞌睡。

「……」精神嚮导反映着其主人的内心与精神状况,见到花如此失常的状态,让年轻嚮导更担心他的搭档了。

正当乔一帆思考着这种状况放斑比出来找自己的搭档不知道有没有用、同时有些盲目地在会场中找人时,他的肩膀突然被人从后方拍了一下。转过头一看,对方是位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哨兵,脸上带着明显不安的神色。

「乔一帆、对吧?……呃、我是霸图的宋奇英。抱歉,你的哨兵出状况了,能来一下吗?」

 

 

纵使宋奇英比着的地方黑压压地站着一群年轻的哨兵,乔一帆依然很快地便从中找到了他的哨兵,视线定下目标,前进的脚步也因焦急而快了起来。

「莫凡!」

除了不知道什麽原因而低着头的莫凡之外,在场所有哨兵都在听见这声呼唤后一齐转头望了过来。见到由宋奇英带着的乔一帆后,所有人脸上突然都露出了鬆了口气的表情,然而仍掩盖不住他们各自表露出的抱歉心虚与愧疚不安的情绪。

不过这时的乔一帆根本没有心思分析其他哨兵产生这些情绪的原因,他眼中只剩下状况似乎比他预想得还糟的、他的哨兵,甚至慌张到连某种味道鑽进了鼻子裡都没意识到。

「莫凡你怎麽了?为什麽对我设下精神障壁?发生什麽事了?」他蹲下身想看清搭档被头髮遮盖住的脸,却没想到才刚对上那漆黑的双眸,便马上被莫凡强硬地推开了。

「……别过来。」

「莫凡?」年轻嚮导有些错愕。

「呃、抱歉……大概是、我们的错。」站在乔一帆身后的宋奇英搔搔头,有些尴尬地开口解释:「因为见大家都是差不多年纪的男哨兵,莫凡又是唯一有搭档的,所以一不小心就开玩笑开过火了……」

「谁叫他说什麽都没反应,才会以为没关係的嘛──」年纪看起来最小的的哨兵忍不住弱弱地抗议,随即被隔壁的哨兵一记打在头顶的手刀敲断话语。

「闭嘴小卢!」

「曾哥你干嘛打我!这明明是你说的!」

「也没叫你在人家嚮导面前说啊!」

这时才透过感知分析在场哨兵的思绪,了解到发生了什麽事的乔一帆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就算哨兵们把玩笑的内容遮盖住了,他还是能猜出大概是哪类没有营养的话题,毕竟自己以前在准哨兵训练营也经常听到。

但就算知道了原因,被莫凡精神障壁阻挡在外的年轻嚮导还是无法确定搭档身上到底发生了什麽事,而且又为什麽推开自己、为什麽要架设精神障壁──

「……咳,我猜,他可能是今晚受太多刺激了。」

被几个小年轻不知不觉弄得有点大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连多位哨兵都没有察觉他就站在后方的叶修尴尬地咳了声,在几名年轻人惊吓着想行礼之前摆手阻止了他们,并看向自家有些慌乱的年轻嚮导,慢条斯理地说出自己的推测:「看这样子,大概是结合热。」

乔一帆这时才反应过来,充盈着自己鼻腔的,正是他很少闻到、却从不曾遗忘的青草气息。

 

 

 

_TBC_

====================================

 

下回就完结啦ヽ(✿゚▽゚)ノ(突然地


评论(5)
热度(14)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