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全职高手》二创小说
莫凡受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安利

【全职】【乔莫】【哨兵向导AU】劣质互补(27)──心意相通

◎全文完

◎哨兵向导SG设定

◎向导乔一帆X哨兵莫凡

 

 

 

 

 

 

「结合热?症状不符啊。」就在现场的小年轻们全都因为叶修一句话而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时,他的身后又传来另一个较为严肃冷静的声音。

「你懂什麽呢张新杰,我们兴欣的哨兵本来就比较特别!」

「……」

「新杰,别听他胡说。」一道霸气威武的嗓音伴随着面容粗犷的男人出现在张新杰的身边。

「就是!叶修的话谁信谁倒霉!」张佳乐站到了另一边。

「信我的话你早就不会是四亚了好吗,张佳乐。」

「我呸!」

「韩部长、张部长、张少将!」直到宋奇英快速而标准地行了个礼,在场的年轻哨兵嚮导们才反应过来这一串来的都是些多麽可怕的大人物。

「没事,别紧张。我们只是看到奇英和兴欣的嚮导在一起,所以跟来看看情况罢了。」最被人畏惧的韩文清却最先摆手阻止了年轻人们的补行礼,并开口解释。

「差点以为你们霸图换了风格,也想来拐走我们兴欣的嚮导了。」

「呸,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我这是能曲能伸。」

「别耍嘴皮了,你们哨兵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实事求是的张新杰忍不住打断了两名老嚮导的斗嘴,「怎麽回事?真是结合热?」

「我感觉到的是这样没错。」终于换上了稍微严肃点的表情,叶修视线转向自家的年轻嚮导,「一帆,你呢?」

「莫凡挡住我了……」精神力在哨兵的精神障壁外绕了几圈、又几次试图靠近对方却都被强硬地驱赶,乔一帆有些不知所措。

「别管他,硬闯就是了。」叶修的回答接得非常快。

「……」听着兴欣的嚮导们这几句对话,其他人都有点茫然了。

一般而言,进入结合热的哨兵是较不理性的,儘管不至于像狂化那般理智全失、六亲不认,但也很少能像莫凡现在这样乖乖待在原地、且自己的嚮导就在眼前还能忍住没动作的,有馀力保持着坚固的精神障壁那就更少了,需要超乎常规的自制力才有可能做到。

然而就这番对话来看,这个哨兵不只建了精神障壁、还连自己的嚮导都挡在外头……这已经不是自制力强不强的问题了,这、有可能吗?

只有兴欣塔的成员才会明白,如果是莫凡的话、这麽做一点都不令人意外,只不过他不是靠自制力、而是靠着难以理解的固执。就算对象是自己的嚮导,这名年轻哨兵依然坚持不能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失态」,即便那些在哨兵嚮导之间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普遍状况。

既然叶修都这麽说了,本来就考虑突破哨兵精神障壁的乔一帆立刻二话不说伸手强迫莫凡抬起头,将额头贴上了对方的。

「莫凡,不要拒绝我,拜託。」

还想再推开嚮导的年轻哨兵不禁一僵。

而就只这一瞬间的停顿,乔一帆的精神力就已鑽入那片有如描图纸般薄的精神障壁,闯进了哨兵表层的精神领域,并感觉到对方那些意料中与意料外的思绪透过精神连结朝自己冲刷过来。

对于高英杰擅自出手的愤怒、对于自己没能当场做些什麽的不甘……自己的嚮导正承受谣言伤害,而自己除了握住对方的手却什麽也做不到……他的嚮导是如此坚强,而身为哨兵的自己又做到了什麽……那是他的嚮导,你们凭什麽开这样的玩笑!……想独佔这个嚮导,却又觉得这样的想法十分可耻……

他不知道自己够不够资格。

他想告诉全世界那是自己的嚮导,但又怕他的嚮导会像拒绝另一名哨兵一样拒绝他。

他们的连结本来就只是意外。

他有资格独佔对方吗?他连保护对方都办不到。

对方不需要他保护。

所以对方也不需要他──

『莫凡,你是我的哨兵。』

急急忙忙将精神沟通送进去打断哨兵这几乎是鑽牛角尖的思绪,被莫凡的想法搞得眼框裡盈满泪水的乔一帆用力眨眼,心情複杂地对上哨兵呆愣的双眸,叹了口气。

『我明明就说过的啊,你就是我的哨兵。』

跟最开始的那个意外没有关係。

跟他们都是精神力解析仪的误差没有关係。

跟自己承受着联盟谎言的压力没有关係。

或许某些事物成了他们更接近彼此的契机,但那些并不是原因。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认定了这个外在与内心都沉默寡言的哨兵,已经认定了这名不常表达与交流、却会默默接受自己意见的哨兵。

虽然他也是刚才意识到的。

『莫凡,你是我选择的哨兵。

『──你愿意让我继续当你的嚮导吗?』

他的哨兵只是看着他,仍然没说话也没表情。

几秒后,才伸出因各种原因而颠着的手,将自己的嚮导拥进怀裡。

『当然。』

 

 

乔一帆突破莫凡的精神障壁、分析了哨兵那些複杂而深情的思绪、再透过精神连结与对方沟通,这些动作其实也花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因此在其他人眼中,看到的就是年轻嚮导捧起哨兵的脸贴上对方的额头,低语几声后,年轻哨兵突然艰难却坚定地伸手抱住他的嚮导。

在场的众年轻单身哨兵瞬间都觉得自己好像快瞎了。

……如果说这就是乱开玩笑的现世报的话,也未免来得太快了点。

虽然不能明确知道自家这对哨兵嚮导在哨兵的精神障壁裡详细沟通了什麽,但能感知到在场所有人情绪的叶修,在对后辈稍微放下心的同时,也被其他年轻哨兵们的思绪逗乐了。

「一帆你就先和莫凡回去吧,反正晚会也不是什麽重要聚会。莫凡今天受到太多刺激,需要完整一点的安抚。」结合热虽然退了,但莫凡的精神领域却还不是很稳定,恐怕就算留下来也不能做什麽、反而还有復发结合热的疑虑,倒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欸?是的,对不起,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紧张而不失态地朝各位长官行了个礼,乔一帆急忙伸出手让自己的哨兵借力站稳,待莫凡也行礼告辞后,才带着已爬到自己头上摇头晃脑的臭鼬、和努力让自己保持正常的哨兵离开了会场。

 

「我说,你就让他们自己回去没关係吗?」张佳乐意有所指地看向两个小年轻离开的方向。

虽然乔一帆与莫凡已经是登记在案的搭档,真要从精神连结跨进另一个领域联盟也不会管他们,但年轻嚮导毕竟还未成年、且两人现在还是代表兴欣出席新年大会的身分,时间地点似乎都不只一点点不妥当,也难怪张佳乐会假挑衅实担忧地向叶修确认了。

「你是指什麽?总部的保全可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如果是其他问题你就不用操心了,他们可是我们兴欣的人呢!」叶修神色与情绪中都写满了自豪,令张佳乐当场翻了个大白眼,觉得自己的好心被糟蹋。

不过叶修当然也不是毫无根据地对自家的年轻人们如此放心,只是他比在场所有人都了解莫凡奇妙的执拗而已。除非真的情非得已,莫凡是绝对不会让本能与感性主宰自己的──有的时候连叶修自己都觉得他们的这个哨兵真是特殊得太过头。

「不过,你们的这个嚮导,的确挺不错的。」在乔一帆使用精神力时便毫不客气地感知并分析了年轻嚮导的操作,不管夸奖或责备从来都是实话实说的张新杰,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赞赏。

无论精神力的速度、精细度、准确度或判断力都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平,在这个年纪的嚮导中是相当难得的,虽然仍不清楚对方的感知范围与精神攻击能力如何,但已能判定其未来的成长应该有很高的期待值。

「那当然,哥教出来的嚮导怎麽可能会差呢!」

「新杰,你别夸奖他,这傢伙不需要。」张佳乐努力忍住揍某联盟第一嚮导的冲动。

「我不是在夸奖他。」张新杰一本正经地纠正。

『那名哨兵的自制力和精神力也异于正常哨兵……会是跟精神力解析仪误差有关吗?』不想被叶修解读成称赞、想要讨论的内容也不太适合当场说,韩文清乾脆就透过连结和张新杰交流起来了。

『不清楚,资讯还太少。』张新杰顿了顿,只保守地下了一个结论:『不过可以理解为什麽叶修会无惧联盟那份公告带来的压力、依然派他们作为兴欣代表了。』

 

 

隔天发现兴欣的那对哨兵嚮导并没有结合后的信息素变化、昨晚似乎真的什麽也没发生时,不只张佳乐跟在场的几名年轻哨兵,大部分有注意到当时那个角落发生了什麽事的人都有点吃惊。

「真能忍啊!太不可思议了这还是正常哨兵吗!该不会是有什麽隐疾吧?但是看起来不像啊。还是那个嚮导特别冷血残忍?我看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是叶修教出来的嘛!文州你认为呢?」

「少天,」没能在新年大会上见到本来期待会见到的对象的蓝雨塔嚮导管理部部长微笑,「别增加我感知的压力好吗?」

蓝雨塔哨兵管理部部长难能可贵地闭上了嘴并严实地盖好精神障壁。

除了早已习惯的郑轩之外,所有位置被排在蓝雨附近的嚮导都在心中感激涕零地为喻文州点上几百个赞。

 

然而关于这对年轻哨兵嚮导的发展,别说是别塔代表了,连拜託苏沐橙确认过的陈果自己都有点讶异。

比起是否会在新年大会上显得失态,兴欣的塔长在意的是这两个小年轻的连结毕竟起因于一场意外,儘管叶修转述过他们已经确认彼此的心意,但两人还年轻、尤其乔一帆还没16岁呢,真要这麽早就肉体结合她还是会替他们担心。

然而知道他们并没有进一步发生什麽也没有让陈果就此鬆口气,反而转为担忧这对年轻的哨兵嚮导是不是又发生了什麽嫌隙,该不会感情其实并没有叶修说的那麽好、果然一开始就不该把他们的精神连结放着不管……

「……老闆娘,你也担心太多了。」感知到上司的思绪,儘管正处于陪同C区总领进行广场阅兵的环节,叶修仍忍不住开口吐嘈,并意料之中地接到对方丢来的一记瞪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看他们俩现在不是还挺好的?这样不就够了吗?」

陈果转头看向正并肩站在他们斜后方、没有言语就令画面如此和谐的年轻哨兵嚮导。

「……你说的对。」遇上这类事情时,他们塔的招牌嚮导总是对的。

 

 

「所以你们真的什麽也没做就回来了?」事后听说了新年大会时发生的事情,安文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语气明显带着责怪的意味。

「……是要在总部裡做什麽……」被方锐用同样问题质问过的乔一帆用手盖着脸,不明白为何他们塔裡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莫凡也完全没出手?」罗辑觉得很不可思议。他是晓得莫凡的个性固执闷骚,但没想到连这种方面也能撑。

「该不会是你拒绝人家了吧。」安文逸兴师问罪。

「……我才没有。」天啊我们可以换个话题吗。乔一帆努力忍住夺门而出的冲动,毕竟要是出了寝室状况八成会比现在糟一百倍,「……而且我总感觉被拒绝的是我……」后面这句讲得很小声。

但在这基本上是互相挨着的距离,话讲得再小声都很难不被听见。

「什麽!怎麽回事!说详细!」安文逸激动了。

「什麽意思!说清楚!」罗辑眼裡绽放出他在面对战备数据时才会出现的闪光。

于是乔一帆豁出去了。

「简单来说就是我想在上位但莫凡好像还没想到这方面所以就不了了之了!」他拍桌而立。

啊,感知到别人被吓得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的感觉真爽。

 

另一端的兴欣训练场,正在跟包子对练的莫凡突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被包子逮到空隙一个过肩摔摔出了场外,再度追平稍早被莫凡超前的比分,两名哨兵的战绩正式累积到了100:100。

 

 

 

_End_

====================================

 

正篇完结洒花!✧*。٩(ˊᗜˋ*)و✧*。

用这种方式完结一篇哨兵嚮导希望不会让人有太耍流氓的感觉,我是觉得心灵相通对一对哨兵嚮导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终点,有没有更进一步则在其次、反而不是那麽重要了(つд⊂)

所以就……(つд⊂)

不过本子裡收录的番外还是有肉渣的……毕竟这就是我写这对的目的啊!(欸

 

过几天会再把本宣整理好放上来,还请大家多多支持(≧∀≦)ゞ

并再次谢谢看到这裡的各位,大家都是我的天使。゚ヽ(゚´Д`)ノ゚。

谢谢大家。


评论(17)
热度(33)

© 沉默是金 | Powered by LOFTER